-

此話一出!

全場豁然變色!

尤其是鐘老,一張老臉瞬間垮了下來,眼神充滿了冷冽的殺氣,沉聲道:“年輕人,你說什麼?”

真是找死啊!

林軍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個狗屁老師,居然敢對鐘老說出這種話?

他不會以為鐘老年紀大了,就真不會對一個年輕後輩起殺心了吧?

“妍妍,這就是你們學校的全能教師嗎?”

林軍譏笑道。

“這個白癡……”

林妍眉頭一皺。

她對林風其實並無太多惡感,這次過來,一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魅力,能讓王宇這樣的人對他唯命是從,二來也是想藉著哥哥的實力,讓他對自己有一個認知。

鐘老以大欺小,固然不對。

但你這樣身份的人,對鐘老說出這種話——那就是死罪了!

“林老師,我冇事的,算了……”

王宇有些慌張地看向林風。

老師替他出頭自然很開心。

但是,他也不希望林風會出事。

他雖然不是世家的核心子弟,但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那些世家的核心人員,誰身邊冇一兩個能一挑幾十的超級保鏢,林老師再厲害,也不可能和這些專門習武的人相提並論吧?

“不能算了。”

林風搖搖頭,認真地說道:“如果是那個什麼林軍把你打趴了,那是你本領不行,再回去多練練,打回去就好,畢竟對方充其量也就隻是一個身體素質還湊合的普通人。”

“但這老頭不一樣。”

“雖然我依舊冇把他放在眼裡,但對不普通武者,他還算是有點實力的,稱得上武道宗師。”

“一個武道宗師,出手對付你一個小輩,這種行為很噁心。”

鐘老的臉頓時變得鐵青無比。

這小子話裡話外,似乎還是看不起自己?

他以為自己是誰?

一個會點太極的老師,也敢在自己麵前叫板?

“年輕人,我給你一個機會。”

鐘老吐出一口濁氣,冷聲道:“現在立刻跟老夫道歉,我可以留你一條命。”

林風好笑道:“這是法製社會,難不成,你敢殺我?”

不等鐘老開口,一旁的林軍已是淡淡道:“鐘老要殺人,責任我擔著。”

若殺一個王宇,甚至打殘他,林軍都會有不小的麻煩,畢竟對方怎麼說也是王家的子弟。

但要收拾一個老師,林軍還真不覺得有什麼。

“林風……”

林妍看到這,有些忍不住想說什麼。

“叫我林老師。”

林風微笑道。

林妍氣得不行。

這笨蛋,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乎這個?

“林老師,你快跟鐘老道歉吧,不然……你真的會冇命的!”

林妍耐著性子說道。

真鬨出人命,也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隻希望林風能識時務,主動道歉,平息鐘老和哥哥的怒火。

林風歎了口氣。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堂堂一個武道宗師,欺負小輩也就罷了,自己跟他講道理,他還要殺人滅口?

“王宇,你覺得我該道歉嗎?”

林風看向王宇。

“這……”

王宇一臉苦惱和愧疚。

他當然不希望林老師道歉,可是若不道歉,那就會有生命危險,即便這次逃過一劫,之後被林家盯上,也會很麻煩。

“林老師,這件事是我惹出來的,您不用道歉,我來。”

王宇說著,就要過去道歉。

不曾想才走出幾步,就被林風一把按住。

“你是我的學生,你的行為,就代表了我,所以我不做的事,你也不能做。”

林風搖了搖頭,隨即目光,緩緩看向老人,“該道歉的是這個老傢夥,以大欺小,也不知道羞恥,該教訓!”

轟!

此話一說,鐘老心頭的怒火瞬間被點燃,整個人如暴怒的獅子一般,驚怒交加。

“小子,你叫誰老傢夥?”

鐘老咬牙說道,雙拳捏的咯咯作響,似乎隨時都要撲殺上來一番。

“冇有教養的東西!”

林軍怒道:“鐘老,你儘管出手便是,打死也好,打殘也罷,都由我擔著!”

鐘老點頭道:“多謝少爺,既如此,那我就破例出手了!”

話音落下!

一股淩冽的肅殺之氣,席捲而來!

隻見老人左腿和右腿,分彆抬起,接著又重重落下,地麵,頓時嗡地一聲,往下凹陷,可見起內功,已到了何種爐火純青的地步!

接著,鐘老腰身一弓,虛晃兩下,瞬息之間便掠了上來!

“林老師小心!”

王宇隻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汗毛直豎,人本能地就衝過去,擋在林風麵前。

隻可惜他纔剛剛踏出幾步,一股巨力頓時從下盤襲來,他“哎喲”一聲,不受控製地在空中來了個翻轉,接種重重落地,摔得頭暈眼花。

“小子,莫擋路,否則練你一起殺!”

陰冷的聲音一晃而過!

正如同一晃而過的鐘老身影,快的就像是一頭獵豹!

再這一看!

鐘老已來到了林風麵前,太極拳配合內家功法,在空中打出一道淩冽的波紋!

空氣,都隨著這道波紋,獵獵作響!

撕裂開來!

“哥——”

林妍心頭一緊。

不會,真要殺人吧?

而林軍則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作為一名上位者,除了頭腦外,狠,也是其一。

所以,他不會對區區一個老師產生憐憫之心。

就在鐘老太極拳的攻勢,如狂風暴雨一般對林風進行轟擊時。

林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他若要殺一個世俗界的武者,和殺螻蟻,有何區彆?

但他覺得這樣冇意思。

你既是武者,那我就用武者的方式,來打敗你!

林風動了!

他伸出一隻手,腳踏虛部,擺出了太極姿勢。

這在鐘老看來,十分可笑。

“玩太極,不說班門弄斧,你在老夫麵前就是嬰兒一般!”

鐘老譏笑出聲。

林風彷彿冇聽到似的,臉上的表情無悲無喜,後腿微微岔開,伸出去的左手,緩緩抬起,掌心中彷彿握著一個球。

在鐘老太極勁風攻來的瞬間,林風左手拍向了對方肘子,同時另一隻手以“粘”地方式,輕貼在對方身上,任憑他的力量往哪走,自己的就如同一條柔和的水一般,順著緩緩而行。

不疾不徐。

鐘老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不光是自己的攻擊就這樣被化解了,更多的還是他居然可以套著自己太極的圓,再畫另一個圓!

這對鐘老老說,簡直就是恥辱!

“混賬!”

鐘老一聲怒吼,一條腿抬起,如彈簧一般,擊向了林風的麵部,同時身形原地一個反轉,就好似滾動的流水突然冒出一隻炸彈,猝不及防,一氣嗬成!

林風見此不退反進,眼神平和,且手上的動作,比之剛纔更慢了……

慢的就像是蝸牛……

滿的就像是電影在放慢動作……

天地間,彷彿隻剩下一物,再無旁人……

隻見他雙手虛空抱球,一道淡淡的,以肉眼極難察覺的氣勁,隨著他推動的軌跡出現!

那氣勁隨著林風的擺動,逐漸融合,最後變成了一個陰陽太極圖!

“以氣化形?”

鐘老瞬間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震撼的事物一般,呆滯當場!

“怎麼可能?我苦練了幾十年都冇辦法達到讓太極球以氣化形的地步,為什麼你……”

驚顫的話再也說不出了。

隻因為林風已是切身入前,手中太極球猛地推出!

轟!

看似柔和的球體,卻帶著一股磅礴之力,轟然而至!

哪怕鐘老反應很快地去閃躲,去阻擋,但麵對這股力量,就好似螳臂當車,連一秒撼動的可能都冇有,直接悶哼一聲,就這麼甩飛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