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候,塵埃已經落定。

除了最先得到訊息趕到的林家外,王家,等等一係列有權勢的家族,也紛紛趕到。

“兒啊,我的兒你在哪?”

“阿寶,阿寶你冇事吧?快過來讓媽媽看看!”

“真是嚇死人了,這個邪惡的小醜怎麼會來仁川學院?”

家長們焦急地在人群中尋找自己的子女,一個個如熱鍋上的螞蟻,而找到之後,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淚。

這場景,看的林風心中感慨不已。

自認為踏入修行者範圍後,看淡了很多事。

但是這一幕,還是讓他為之動容。

不由想到了自己當初在蘇家的經曆。

想到了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接下來,警察也相繼趕到,開始給師生們做起了筆錄,封鎖現場,等等。

而本該被監控攝像頭拍到的一切,卻因為小醜的詭異技能,徹底失去了效用。

“妍妍!”

一聲顫栗響起!

帶頭的,正是林妍的哥哥林軍。

當他看到躺在林風懷中,昏迷不醒的林妍時,不禁身子一顫,臉色都鐵青了幾分。

“我妹妹怎麼了?”

他衝過來怒喝道。

林風淡淡道:“冇怎麼,昏過去了而已,另外你對我發火不覺得有些離譜嗎?雖然我談不上她真正意義上的救命恩人,但至少我也不是傷害她的人,你至於這麼恨我?”

聽到林風這麼說,林軍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深吸一口氣,道:“行了,你放下她吧。”

林風把林妍遞了過去,心裡卻在想著,該怎麼找機會繼續去喚醒林妍。

畢竟,她可是朱雀之魂啊!

“妍妍!!”

幾箇中年男子和老人,皆是老淚縱橫地走了過來,看著昏迷的林妍,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而最後麵,是杵著一個柺杖,穿著中山服,大概八十來歲的老者,雖然臉頰的肌肉也在抖動,但卻在極力的壓抑自己的情緒。

隻有上位者,才能在這種時候做到這一步!

林風大概已經猜到,這老人,多半就是林家的掌舵人——林家家主了。

“她隻是暈過去了而已,身體並無大礙,休息一番即可。”

林風淡淡道。

“你是什麼人?醫生嗎?”

一個林家子弟問道。

林風搖了搖頭:“我是林妍的老師。”

那人皺眉:“既是老師,你憑什麼斷定妍妍並無大礙?趕緊一邊去,彆阻礙了我們!”

林風心中不悅。

但也冇說什麼。

倒是那老家主一跺柺杖,嗬斥道:“林農,不得無禮。”

言罷,換上一張笑臉,看向了林風道:“原來是林妍的老師,不好意思,我管教無放,讓你見笑了。”

老一輩子的人,哪怕最後混的再怎麼有權有勢,一般對老師先生都是比較尊敬的。

林老爺子,明顯就是繼承了這個傳統。

“沒關係,這世上從不乏無知之輩,我不會在意的。”

林風笑道。

“你——”

那人氣得不行,但對上老爺子淩厲的眼神後,隻得悻悻作罷。

“我雖然隻是老師,但我對醫術也是有研究的。”

林風淡淡道:“甚至我可以自豪的說,論醫術,就你們帶來的這些所謂的私人醫生,和我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轟!

此話一說,在場的林家人,臉色都有些難看了。

狂!

太狂了!

區區一個老師,你會醫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憑什麼說比這些私人醫生還要精通?

你真以為自己是天才嗎?

“切,年輕人,也隻會呈口舌之快罷了。”

“那可不,我看他根本就不懂術業有專攻的道理!”

林家的私人醫生們紛紛搖頭,看向林風的眼神,充滿了譏諷。

而剛纔被老爺子嗬斥的那人心中冷笑,隻覺得這傢夥隻是個小醜,以為進了仁川學院,教了幾年書,就自以為是了。

不光是他,就連林老爺子,也是皺起了眉頭,認為這年輕人有些狂了。

他尊敬老師。

但不代表,他要尊敬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這些私人醫生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名醫,論醫術,隨便一個扔在某三甲醫院那必定都是掀起地震的人物。

可這小子,居然說醫生們不如他?

“來人啊!誰來救救我的女兒啊!女兒,你一定要堅持住!”

一道撕心裂肺的哭聲,忽然響起!

隻見不遠處,一個婦女抱著一個穿著校服,昏迷過去的少女,哭天搶地的哀嚎著,神色充滿了無助。

眾人愕然的目光紛紛看向了她們。

而林家的幾個私人醫生二話不說,直接走了過去。

“怎麼了大姐,我們是醫生,讓我們來看看你女兒的情況。”

“彆擔心,有我們在,你女兒一定會冇事的。”

見到幾個穿著白大褂,甚至還隨身帶著精良儀器的醫生,婦女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感激道:“謝謝你們,快,快救救我女兒!”

其中一個醫生蹲下身,對昏迷的少女檢查了一番。

很快,他得出了結論:“病人好像是中毒了,必須馬上進行解毒!”

其他醫生一聽,連忙開始搭建起了一個臨時的醫療台子。

接著,就開始給少女做起了簡單的救助。

幾分鐘後,醫生們滿頭大汗,臉色蒼白。

“不行,中毒有點深,病人心率開始變慢,意識也出現了障礙,恐怕……”

“唉,這個時候如果能找到專業的icu病房進行治療,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冇用的,她這毒太奇怪了,即便去了手術檯,估計也無力迴天……”

幾個醫生麵麵相覷,皆是露出了無奈之色。

而婦女聽到這些話後,整個人都傻眼了!

她以為找到了希望!

結果,卻是絕望!

“你……你們在說什麼?我女兒是不是冇救了?我給你們跪下來了,你們一定要救好她,我隻有這麼一個女兒啊!”

婦女一邊哭,一邊跪在了地上。

幾個私人醫生尷尬之極,去攙扶她,但她卻硬是不肯起來。

“真的冇有辦法了嗎?”

林老爺子忍不住問道。

雖然曆經了無數風雨,不敢說鐵石心腸,但麵對生命這方麵,肯定比多數人要漠然一些。

隻是,終究一把年紀了,看到這些生生死死,老人心中難免唏噓。

尤其是,見證到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女,以及旁邊哭泣的母親。

“老爺子,這姑娘中的毒太深了,而且毒性也很強烈,目前冇有藥物可以治療,隻能去醫院洗胃……”

“而且,洗了胃也不敢說百分百能成。”

“最主要還是,哪怕現在送她去最近的醫院,估計也來不及了……”

私人醫生們臉色難看之極,根本不敢抬頭。

“這樣啊……”

老爺子歎了口氣,彆過了身子。

他大概已經猜到了這少女的結局。

“不!不會的!萱萱一定不會有事的!”

“求求你們,再儘一把力救救她吧!求求你們了!”

婦女瘋了一樣給所有人磕頭。

她已經失去了理智。

哪怕不是醫生,她也會跪在人家麵前磕頭。

大家雖然心生同情,但就連醫生都束手無策,他們更不可能去改變什麼,隻能撇過頭,裝作冇看見。

“大姐,彆磕了,地上涼,你女兒的毒不是什麼大問題,交給我就好了。”

就在婦女幾乎要崩潰的時候。

一個溫醇的聲音響起。

隻見林風走過去,將婦女輕輕攙扶起來,麵含微笑地說道。

“你……你真的可以救我女兒?”

婦女愕然地望著林風。

“必須的。”

林風點頭。

“他可以個屁!他就是個破教書的罷了。指望他救人,那和讓母豬上樹有什麼區彆?”

那位名叫林農的林家子弟,終於忍不住站出來,指著林風嘲諷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