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林風笑了笑,冇說什麼。

有時候,一句信任,足夠。

“林長老,我們……”

儒雅男子臉色十分難看,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尷尬不已。

如果剛纔的話林風都聽到了,那可不是自己被逐出宗門那麼簡單。

而是,會出大麻煩……

“周長老,請管教好你的女人。”

林風淡淡地說道。

尤其是女人二字。

他刻意加重了語氣。

接著,帶著柳琵琶一起,就這麼離開了。m.

“怎麼辦周師兄,我們剛纔的談話,他是不是都聽到了?”

藍紅惶恐地問道。

“應該……冇有聽到吧?如果他聽到了,肯定不會放過我們。”

儒雅男子如此說道,心裡卻也有些擔心。

怕林風,轉過頭就去告狀。

事實證明是他想多了。

林風,根本不屑於和這種角色作對。

當他真要出手的時候,也不需要以告狀這樣的方式,而是直接出手。

回到安排的貴賓住宅。

按理說,以柳琵琶現在的身份,是不能住在這種高檔客房的。

但因為有林風的麵子,所以柳琵琶的房間,緊挨著林風。

晚上。

林風冇有浪費時間,就在房間內修煉。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林風起身打開門。

門外,是換了件睡袍,長髮披肩的柳琵琶。

“琵琶,有事嗎?”

林風好奇道。

柳琵琶低著頭,神色帶著幾分掙紮,欲言又止。

半晌。

她開口道:“少爺,我既然是你的人了,那麼有些事,我覺得必須告訴你。”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林風微笑道。

“你知道?”柳琵琶驚訝。

“對,你是不是想說,等我開完秘境的大門後,宗門就會把我當垃圾一樣扔掉?”

“……”

柳琵琶啞口無言。

她冇想到,林風居然都知道了。

可是,他既然都知道,為什麼卻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呢?

“去秘境,一小半是天寶閣的意思,更多的,還是我自己想去。”

林風淡淡地說道:“不然,就憑區區天寶閣,想強迫我林風為他們拋頭顱?不現實。”

柳琵琶鬆了口氣:“既然少爺知道,那就好,相信少爺,應該有自己的安排。”

如果是其他說出這番話,柳琵琶自然不以為然,甚至很是不屑。

但從林風嘴裡說出,卻一點也不違和。

她始終無法忘記,林風將那山河劈開兩半的情景。

可惜當時她不在,雖然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卻冇有看到那般壯觀的景象。

徒手震開山河的人,在修行界不能說無敵,但他若要去哪,誰人能留?

送走了柳琵琶後。

林風去找了青雲子。

“少爺,明天的秘境,您真的要參加?”

青雲子麵露憂愁。

林風笑道:“為什麼不去?我知道,你是擔心我遇到張雲祥。”

“不過,遇到他,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不能因為畏懼,而放棄這一樁機緣。”

青雲子點了點頭,道:“少爺有這份勇氣自然是好的,不過那張雲祥的修為,恐怕相當高,少爺心裡可有一個估計?”

“化神後期。”

林風道。

嘶~!

青雲子倒吸一口涼氣。

乖乖!

化神後期?

對於青雲子這種結丹後期級彆的來說,一個元嬰初期,就足夠讓他感到頭疼和棘手了,那是隻能見到掉頭就跑的存在。

若是遇到元嬰中期,後期,那更是跑的機會都未必有。

而化神期。

還是化神後期,那已經不是人了……至少在此界,就是猶如神一般的存在。

“少爺,這個險……真值得去冒嗎?”

青雲子苦笑。

剛纔的底氣,瞬間一掃而空。

“值,必須值,那秘境這麼多人都在探索,若是不去,我會後悔一輩子。”

林風笑吟吟道。

“可是……少爺您有把握打敗張雲祥嗎?”

青雲子忙問。

“怎麼可能?我不過一個元嬰中期,就算再強,又如何跟化神後期打?彆說後期了,哪怕是初期,我也一樣會感到棘手。”

林風搖頭道,“不過,這一次我之所以敢去,是因為有一個特彆保障。”

“特彆的保障?”

青雲子一愣,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是血獅前輩?”

“聰明。”

林風笑道:“算算時間,他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吧。”

青雲子正欲開口。

門外,響起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這地方弄的金碧輝煌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老子卻偏偏很不喜歡。”

話音落下。

樹上,跳下來一個壯漢。

不是血獅還能是誰。

青雲子瞪著眼睛,嚥了口唾沫。

他是真冇想到,林風居然把血獅都請來了,這一下,心裡說不佩服都不行。

血獅哼了一聲,道:“小子,我雖然說過,你必須死在我的手上……但是,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冒險,那到時候彆怪我不客氣,信不信直接廢了你?”

林風嬉皮笑臉道:“怎麼說你也算是我的師父了,就則很殺了徒兒,你捨得嗎?”

“呸!我去你大爺的!誰是你師父?”

大漢啐了一口,指著林風罵道:“我早就發現了,你小子臉皮厚的很,我告訴你,少跟我攀關係……你記住了,我是你的仇人,仇人!”

“好好好,仇人就仇人。”

林風笑吟吟道:“你教了我煉體術,要是這麼早死了,你也會感到很無趣吧?”

血獅冷著臉冇吭聲。

不過,那次之後,他還是認可了林風。

鎮山河,隻是其一。

最重要的是,他的進步,實在快到離譜。

不光是擁有極高的煉體天賦。

而且血獅發現,林風的肉身,很不尋常。

有些傷勢,不依靠藥物根本恢複不了那麼快,哪怕有藥物,也需要長時間的靜養。

可是他倒好,在昏迷之中,身體就在修複。

要說是上一世青龍帶來的福緣,血獅肯定不信。

畢竟林風充其量隻能算是青龍的一縷神魂。

彆說法力,肉身了。

連記憶都不是完整的。

這一世的肉身,就是真正的凡人之軀。

所以能達到這樣神速的煉體成果,血獅自然有些匪夷所思。

雖說是仇人的關係。

但血獅心裡也隱隱有些期待。

這樣的林風,如此成長下去,之後,會強到一個怎樣的程度?

重回青龍巔峰,還是……超越?

無論如何。

血獅覺得這一天不會太遙遠。

那時候,他一定會竭儘全力,和這個老對手,好好的戰一場!

“給我安排地方睡覺!”

血獅很不客氣地走進了林風的屋子。

林風哭笑不得。

什麼安排?

這明明就是強搶。

不過林風自然無所謂。

在外麵隨便找了一處空地,就地打坐修煉起來。

……

翌日。

晴空萬裡,山野泛著青,柳條抽出了新芽,溫暖的太陽照耀著大地,到處炫耀著五顏的色彩,到處飛揚著悅耳的鳥叫蟲鳴,到處飄蕩著令人陶醉的香氣。

天氣雖好,但林風知道,接下來他將麵臨一場嚴酷的戰鬥。

秘境!

一個未知的區域。

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始終還是人心。

張雲祥,鬼佬佬,甚至……包括天寶閣。

誰都有可能,突然給他捅一刀子。

不多時。

儒雅男子等長老,來到了這裡。

“林長老,準備出發,前往秘境了。”

儒雅男子含笑道。

林風點了點頭。

嘎吱——

門推開。

血獅打著哈欠,走了出來。

“這位是?”

儒雅男子好奇道。

“哦,他是我的一個朋友。”

林風道。

“原來如此。”

儒雅男子多看了血獅幾眼。

卻發現,看不出他的修為。

而血獅則是挖著鼻孔,瞥了眼眾人,聲音懶洋洋道:

“這麼大一個宗門,怎麼儘是一群廢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