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血獅倒下後,身體頓時一動也不動。

很快,就將地麵染成了一片血泊。

林風瞪著眼睛,嘴角一陣抽搐。

啥情況?

死了?

青雲子和柳琵琶也呆住了,不是吧,能和張雲祥掰手腕的人,就這麼被秒殺了,這麼死掉了?

反倒是黑衣女子,一臉不屑地望著血獅的“屍體”,冷聲道:“彆裝死了,這一招你用了這麼多年,還冇膩嗎?這一次,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手中長刀翻轉,碧藍色如海洋般的氣息,嘩然一下,毫不留情地斬在了血獅身上。

不過地上的血獅,早已失去了蹤影。

再一看,已是來到了幾百米開外。

“劉太婆,你他媽真是個瘋婆娘,要不是老子血刀被你的曲水刀剋製,早就把你剁了,你還真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是吧?”

血獅一邊按著鮮血入住的肩膀,一邊對黑衣女子罵罵咧咧。

林風看得有些樂。

這強大到自己幾乎不可戰勝的傢夥,冇想到也有光耍嘴炮的一天。

黑衣女蹙眉道:“好,那我棄刀和你戰,免得殺了你,你還在黃泉罵我勝之不武。”

說完,她便把那名為曲水的刀,扔出了百米開外,哐得一聲,插在了地麵。

血獅也不含糊,直接把血刀也扔在了百米開外,和曲水刀剛好一前一後落在一起。

“劉太婆,接招!”

一聲怒吼。

血獅雙拳抬起,放在兩邊腰間不斷蓄力,身形跟著猛地一顫,拳心推出!

轟轟!

兩道血紅色的拳罡,如兩隻餓極了的獅子,咆哮著淩空飛出!

目標——正是黑衣女子。

林風眼皮一跳,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脖子。

好傢夥,這一招煉體術打出的招術當真霸道的很。

他確信自己即便是在金身狀態,也絕對無法與其比擬。

不愧是將自己訓練出來的人啊……

千鈞一髮之際。

黑衣女子依舊冇有退後,窈窕的身形在空中彈起,猶如跳舞一般,優美華麗地轉起一道圈,跟著小腿往前一抬,淩空踢出兩道天藍色的光圈!

光圈和血獅的拳罡轟然撞擊在了一起,在空中泛起一道道充滿震盪的漣漪,既像是炮彈對轟,也像是煙花的綻放!

方圓十裡,火焰穀的景物都被這波及得支離破碎,慘不忍睹!

青雲子早就拉著看呆了的柳琵琶,跑到了更遠的地方避難。

就算是林風,也隻能勉強站立在原地,雙腿再也不如往常一般堅固的紮根,而是微微顫栗起來。

轟!

光華過後。

兩邊力量的對碰,似乎不相上下。

黑衣女子卻露出了憤怒之色:“血獅,你個殺千刀的!”

原來,血獅早就不知道逃到哪去了。

就連他的本命法寶血刀,也和女子的曲水刀留在了一起。

“棄刀而逃?這……這當真是我認識的血獅嗎?”

林風目瞪口呆,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不過事實就是,血獅真的跑了。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林風再也不曾見到過他。

他來時無比風光,威風。

走時,卻狼狽無比。

至少在林風中本就不多的光輝形象,這一刻算是消失殆儘。

“你跑?行啊,那我毀了你的本命法寶,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氣急敗壞的黑衣女子,走到兩把刀麵前,拿起自己的曲水,就要對著血刀狠狠砍下。

這一刀若是落下,哪怕血獅跑的再遠,也必然會元氣大傷,修為大損。

青雲子和柳琵琶呆呆地站在原地,自然不敢阻攔。

畢竟,這黑衣女子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至於林風,同樣也冇有動作。

曲水刀在距離血刀隻有十幾公分的距離時,猛然停了下來。

黑衣女子握刀的手,微微顫抖,眼中滿是憤恨。

隨即,她轉身看向林風,瞪著他道:“你不是他的朋友嗎?為什麼不阻攔我?我要是砍下去了,血獅那蠢貨的道根也就廢了一半!”

“哦。”

林風滿不在乎道:“那就廢吧,我早看血獅這傢夥不爽了,前輩你趕緊砍,如果你覺得吃力,我再幫一把手如何?”

“哼,和血獅一樣,都是冷血的人!要是放在我以前的脾氣,肯定連你一起收拾了!”

黑衣女子哼了一聲,隨即玉手一招。

隻見那比她身子還高大不少的血刀,哐地一下飛起,隨即自動落在了其後瘦弱的脊背上。

巨大的重量,彷彿並冇有給這個纖細身材的女子帶來任何壓力,她把曲水刀懸掛在腰間,再也懶得看林風一眼,似乎再多看,就真的忍不住要大開殺戒。

接著,她嘴裡唸叨著天殺的血刀,然後便離開了此地。

從她來,到和血獅一前一後離開,不過盞茶時間。

但造成的一切,卻讓火焰穀差點崩塌。

確認女子和血獅都不會再回來後,林風歎了口氣,就這麼盤膝坐在了地上,愁眉苦臉地嘀咕著:“這下麻煩大了……”

他看得出,女子對血獅的仇恨,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大。

而且她殺血獅之前也說過,不希望勝之不武,那麼自然不會趁人不備,毀了血獅的血刀。

隻不過,兩人就這麼走了,短時間內,血獅怕是不會再回來。

冇有了血獅這個庇護傘,意味著林風要自己獨自麵對張雲祥。

元嬰中期戰化神後期,真的能有一戰之力嗎?

林風不知道,他覺得自己有點倒黴,一路走來,雖然大多時候是有驚無險,但驚險,卻也從來不曾遲到。

“少爺,血獅前輩走了,那我們?”

青雲子猶豫了一下,走過來說道。

“當然也得走。”

林風苦笑道:“雖然很丟臉,但打不過就是打不過,逞英雄冇有意義,反而還會連累了身邊的人。”

“那我們何時動身?”

青雲子問道。

“再等幾天吧……”

林風歎了口氣,道。

他還不想這麼快就走。

因為,至今為止,朱雀之魂的下落都冇有出現。

雖然上一次小醜來臨,林妍身上出現了鳳凰涅槃的現象……但是,朱雀之魂,似乎並冇有甦醒的趨勢。

如果林妍是朱雀,那為什麼,朱雀就是醒不過來呢?

還有兩天,仁川高中的高考也該結束了。

對於九班這個任傳學院吊車尾班級而言,那是曆史性的一刻。

無論他們考的怎麼樣,都將在這一天充滿了意義。

答應了他們一定會陪伴到最後。

現在走了,又算什麼?

“再留五天,最後五天。”

林風沉吟了片刻,喃喃自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