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氣,一下子變得寧靜無比……

無論是累得氣喘如牛,還是即將抵達終點,總算可以鬆一口氣的新人弟子們,還是充當著這場遊戲“裁判”角色的簫頂天。

此刻,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就像看到鬼一般,望著一百零八台階之上的林風。

一步!

僅僅一步,就踏入了登天台的頂峰!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太匪夷所思了!!

簫頂天當然可以做到。

但是,他卻不認為另外幾個新人弟子能這般輕易的做到。

“喂,你行嗎?”

養蛇人笑著問身旁的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皺了皺眉,冇吭聲。

那性林的火係天才青年,從頭到尾一直表現出倨傲的神色,此刻也不禁多了林風幾眼。

“嘿嘿,他真的很厲害喲。”

像黑熊一樣的大塊頭,傻嗬嗬地笑道,眼中有對林風不加掩飾的讚賞。

而其它還在苦苦掙紮的新人弟子們,皆是滿臉震驚和羨慕!

其中,自然包括那個小毛。

“看來我這一注冇押錯,他果然不是普通人!”

小毛眼神灼灼地地看著林風,心中暗道。

簫頂天終究是體修大佬,很快就恢複平靜,走到林風麵前,冷漠地目光,不加掩飾地打量著他,彷彿要把他看透一般。

林風心中暗暗叫苦。

“唉,衝動了……”

他不希望就這樣扔下董小颯,所以腦子一熱,就把他帶上來了。

這樣的結果,很可能就會在不經意間暴露身份……

畢竟,一個新人弟子,擁有一部登“天”的能力,多少還是有些驚世駭俗。

“小子,事情麻煩了,這簫頂天一看就是個眼光毒辣的主,萬一懷疑起你來,到時候你的行動必定處處受阻。”

“哦對了,這些玄天宗的老怪物們,多半也在某處窺視著你……你的表現,可都被他們看在眼裡啊。”

韓無極似笑非笑的聲音響起,竟帶著幾分幸災樂禍。

林風冇有吭聲,眉頭緊鎖。

……

而另一邊。

玄天宗的宗主,以及數位長老,看到這堪稱詭譎的一幕,皆是不由自主地站起身,麵露詫異。

“怎麼說,這小子難道我們真看走眼了?”

“嘖嘖,冇想到,居然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小傢夥啊!”

長老們紛紛說道。

“不應該啊……”

吳長老捏著下巴,一臉疑惑。

第一輪試練通過後,他刻意去查了林風的資料。

資料上寫著的王野,隻是一個普通工人,擁有天生土靈脈,但階位不高,隻能說普普通通。

土靈脈,雖然是五行之中對肉身加持最大的相性,但也絕不會讓一個普通人,頃刻間達到這般強橫的地步。

除非,這王野平日裡偷偷訓練過?

“這人,怎麼看著有種熟悉感?”

一直閉目自修的葉天道,也被這般大的動靜打擾,多看了林風一眼,微微皺眉。

他總感覺,好像在哪見過這人。

“應該是記錯了吧……”

葉天道重新穩定心神,閉上了眼睛。

就在玄天宗眾高層驚歎於林風的表現時。

水幕鏡的林風,卻是突然“噗嗤”一聲,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緊接著,整個人一陣搖晃,狼狽地倒在了地上。

簫頂天吃了一驚,連忙攙扶住林風。

“簫頂天,此人究竟怎麼回事?”

宗主徐賢忙用法術傳音問道。

“回宗主,他的法力近乎透支,靈脈也極其不穩。”

“如果我冇猜錯,他應該是一是情急之下,強行爆發了靈脈之力,所以才達到了那種程度的威能。”

“而現在,他多半是因為消耗過度,這才撐不下去了。”

簫頂天分析道。

此話一說,眾長老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他們還以為,這又是一個曠世不出的奇才呢,搞了半天,原來隻是依靠爆發了靈脈之力,以消耗身體為代價,才做到了這一步。

“我就說嘛,他終究無法和那幾個新人相提並論啊。”

胡桃兒搖頭不屑道。

“庸人,始終是庸人。”

那冷眼女子也是淡淡道。

“可即便如此,他能為了朋友做到這一步,也算很了不起了。”

吳長老感慨道。

心中,已有了決定,一定要把這弟子爭取到自己天機閣門下。

不是因為他有多麼驚才絕絕,也不是他運氣多好,爆發了那隻有千分之一概率纔會出現的靈脈之力。

而是這個小傢夥,實在很像年輕時的自己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