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風愣住了。

他萬萬冇想到,吳長老居然會主動來邀請他。

“唉,難辦了……”

林風心裡暗暗叫苦。

他實在不想傷了吳長老的心。

再加上,他對吳長老這個長輩本身也有一定好感。

若非木子秋在煉丹閣,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加入天機閣。

此刻,麵對吳茂凱的主動邀請,他一時也有些猶豫不定起來。

“小子,彆犯傻了,這個時候可不能心軟,除非你不想見到你的小女友了!”

韓無極出聲提醒道。

林風吐出一口氣。

是的,現在絕不是感情用事之時。

隻有混入煉丹閣,他纔有更多的機會接觸木子秋,才能慢慢想辦法讓她恢複記憶。

想到這,林風緩緩站起身。

吳茂凱露出一抹笑意。

其他幾個替他捏了一把汗的長老,也是如釋負重,紛紛笑道:“恭喜吳長老了。”

“對不起吳長老。”

“我……我不想加入天機閣。”

林風低著頭,支支吾吾地說道。

轟!

此話一說,全場所有人都懵了!

什麼?

冇有聽錯吧?

這傢夥,居然拒絕了吳長老?

“我去,這哥們可真是個猛人啊,連長老的親自邀請都拒絕?”

“哼,他要是個天才弟子就算了,問題是,他配嗎?”

“誒誒誒,我想起來了,這傢夥不就是登天台一步跨上去,然後吐血暈倒的那貨嗎?”

“小夥子挺有勇氣,連長老都敢拒絕,以後註定冇好日子過了。”

眾人有的不屑一顧,有的幸災樂禍,有的為林風的“情商”感到惋惜。

吳茂凱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天機閣的確是五大脈係最冷門的一種。

卜算天命,本就是玄之又玄的東西,跟修行似乎並不是太沾邊,年輕人不喜歡,很正常。

哪怕算上空間法術,也需要大量的時間去修煉,而且空間法術,哪有禦劍飛行,吞雨突兀,呼風招雷來的瀟灑和帥氣?

這也是,為什麼每一年試練,天機閣都冷門的原因。

但,再冷門的脈係,也總會零零散散有弟子加入。

比如像現在這種情況,吳茂凱長老都走出來主動招攬新人了,基本上不會有新人“不識好歹”,真去拒絕他。

當然,方炎,黑衣少女,還有養蛇人這些頂尖新人,不愁招募的除外。

“這小子,還真敢拒絕啊。”

袁長坤冷笑道,“他若是有天道那樣的資質也就罷了,區區一個下等土靈脈,誰給他的勇氣?”

“袁師弟你也不能這麼說,畢竟,互相選擇也是這次試練的規則啊。”

周牧苦笑道。

“行了,都少說兩句吧。”

張牧雲擺了擺手,朝吳茂凱那邊看去。

果不其然,吳茂凱此刻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他雖然淡泊名利,但被這麼多人麵前,直接拒絕,心裡說不出憤怒那是假的。

天機閣,本就人丁單薄。

現在好不容易他拉下老臉去招攬,卻碰了個硬釘子。

這滋味,不足為外人道也……

“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吳長老強忍怒火,努力讓自己顯得心平氣和一些,說道。

“當然。”

林風點點頭,有些歉意道:“因為,我已經有了其它的選擇。”

“好,好得很。”

吳茂凱不再多言,眼中竟是冷意。

直接,拂袖而去。

“唉,這一下可把老吳氣得不輕啊!”

胡桃兒感慨道。

接下來,輪到洗劍閣長老陳如初來挑選弟子。

“我是一名劍修,如果你們對劍有興趣,就加入我洗劍閣,不敢說能把你們培養的多好,但同境界,絕不會輸給任何人。”女子清冷地說道。

陳如初的相貌雖是極美,但是配上那張冷豔,拒人於千裡之外的臉,以及腰間隨時可能會出鞘的劍,許多垂涎她美色的男弟子,還是打消了加入洗劍閣的心思。

當然,其中還是有一部分真心想學劍的弟子,紛紛加入了洗劍閣。

那名黑衣馬尾少女,在陳如初介紹完畢後,直接站起身,走到了她的麵。

她們簡單地對視了一眼,冇有任何言語。

陳如初很清楚,她剛纔釋放的那一抹劍意,隻要眼前的黑衣少女不是傻子,並且也是使劍的劍修,自然會選擇跟隨她。

“我覺得,還是應該知道一下你的名字。”陳如初道。

“納蘭紅豆。”馬尾辮少女道。

陳如初微微一怔,隨即道:“納蘭樊噲,是你什麼人?”

“是我爸。”

少女淡淡地說道。

這話一說,陳如初頓時俏臉變色,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在北方的修法世家,冇人不知道納蘭樊噲的大名。

而納蘭樊噲還有一個兒子,叫納蘭劍,同樣在修法世家中如雷貫耳。

這是一個極其有名的劍修。

其名聲,和崑崙的葉天道,幾乎快到達齊名的地步。

“有那樣的父親和哥哥,你為什麼還要來玄天宗?”陳如初好奇道。

納蘭紅豆扭過頭,冷漠地看向陳如初,那眼神,彷彿根本冇把她當做長老一般,冷冷道:“我並不覺得有他們兩個,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陳如初抿了抿嘴,最終冇有言語。

她看得出,納蘭紅豆的關係應該和家裡人很差。

差到明明有一個被修行界譽為下一位“劍聖”接班人的哥哥在身邊,也要千裡迢迢跑到玄天宗學劍。

不過,這是人家的家事,陳如初並不想多管。

“事先聲明,我不會因為你父親和你哥哥的身份,而對你有所鬆懈,如果在修行的過程中你覺得委屈,可以哭鼻子,可以回去打小報告,甚至可以離開玄天宗……但,我的原則不會變。”陳如初道。

“看來我冇有選錯地方。”納蘭紅豆露出一抹笑意。

這時候,第三位長老上場。

正是那二八年華的少女胡桃兒。

“各位妹子們,還等啥?趕緊加入我秀玉閣吧?”

胡桃兒俏皮地笑著說道。

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不少女弟子,加入了秀玉閣。

“你呢?”

胡桃兒彎下腰,笑眯眯地看向盤膝坐在地上的方炎。

方炎似在閉目養神,都懶得睜開眼睛,淡漠道:“感謝胡長老厚愛,但一個女人的脈係,我實在冇興趣。”

“哦豁?你看不起女人?”

胡桃兒挑眉。

“冇有,隻是覺得秀玉閣,並不能讓我的火係靈脈得到提高。”

方炎搖頭。

“是嗎?那如果我告訴你,你所謂的火,在我的水麵前,連狗屁都不是呢?”

胡桃兒銀鈴般的笑聲剛剛落下,本來俏皮可愛的臉,竟帶著一絲陰沉和刻薄。

方炎睜開眼睛,怒道:“你——”

就在此時!

噗——

天空中,胡桃兒頭頂,驀然出現一條銀色的水龍,咆哮昇天,緊接著便朝著方炎的方向席捲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