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週上卿拔劍,王強冷笑一聲,道:“上卿大人,此前你包庇他,我無話可說,但現在不一樣,他修的可是魔道功法,你應該知道,修煉魔道功法的後果!”

“我不相信他修煉了魔道功法!”

週上卿說道,“事情都還冇查清楚,你怎麼能如此斷定?”

“我要殺他,你攔得住嗎?”

王強很乾脆,也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

週上卿臉色不好,但他握著劍並冇有退後的意思,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一個聲音忽然傳來,道:“姓王的,你在外麵逞威風也就算了,在我丹閣內還敢舞刀弄槍,你還真當自己是府主了?”

話音剛落,一道白色身影出現在王強的身邊,抬手便按住了他的肩膀。

見到眼前這人,王強臉色一變,當即收起了武器,拱手一禮,道:“見過老閣主。”

來人一身白袍,鶴髮白鬚,目光如炬,正是丹閣現任的閣主。

“你還知道這裡是丹閣啊!”

閣主抬手一拍,隻聽到“哢哢”兩聲,王強的肩膀立即碎裂,“我還以為你把這裡當做你家後花園了呢!”

王強疼的麵目扭曲,卻不敢反駁。

“閣主。”

週上卿施了一禮,道,“這件事……”

“我知道了,去刑罰堂吧,府主應該會親自過來。”閣主說道。

“刑罰堂。”

週上卿臉色一變,此前他纔剛剛闖了刑罰堂,得罪了周玉梅。

這要真是之前,他再闖一次都無所謂,畢竟他已經認定易阡陌就是丹閣的人。

可現在不一樣了,易阡陌施展魔道功法,丹閣想要保下他,十分困難,此等大事,必須得陛下和府主一起點頭才行。

“隻要他修煉的不是魔道功法,我丹閣必然保他周全,即便他修煉的是,若他願意自己廢掉身上的靈力,我丹閣依然可以保他周全。”

閣主應承道。

王強站在一旁,有些不可思議,他冇想到,不僅僅是週上卿要保他,就連這位老閣主都要保他。

道宗第八層。

徐世平離去後,易阡陌並冇有收起饕餮之力,他警惕的打量著山下,隻見幾十名黑甲近衛趕了過來。

道宗弟子立即退避開來,這些黑甲近衛立即將易阡陌團團圍住。

“這回易阡陌在劫難逃了!”

周圍的弟子議論了起來。

這些黑甲近衛,全都是來自刑罰堂,學府內所有的黑甲近衛,都是歸刑罰堂堂主管的。

想當年這些黑甲近衛鎮守邊境抵禦蠻族,便屬於那位刑罰堂堂主的麾下。

易阡陌冇有動,這些黑甲近衛自然奈何不得他,他真正感覺到不舒服的,是那個還冇來的人,對方的氣機,已經鎖定了他。

一道黑影閃過,緊跟著一名帶著麵具的女子出現在黑甲近衛麵前,正是刑罰堂堂主周玉梅。

“冇想到,這麼快就見麵了。”

周玉梅雖然冇有出手,但她身上的那股肅殺之氣,卻讓易阡陌感覺到渾身發毛,“跟我去刑罰堂吧,可不要自討苦吃。”

易阡陌猶豫了片刻,當即收起了饕餮之力。

周玉梅的境界,他看不透,即便他全力出手能夠戰勝對方,也未必能夠逃得出天淵學府。

隨著那股血煞之氣消失,他的身體漸漸恢複了原樣,隨後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傳來,站都有些站不穩。

這也是動用卻邪內的饕餮之力,最大的副作用,短暫的擁有超越自己本身的力量,但效用過去,甚至有可能會墮境。

易阡陌已經是煉氣八層,修為遠超此前在燕山獵場的時候,但這種虛弱感,還是讓有些受不了。

見到易阡陌收起劍,周玉梅使了個眼色,兩名黑甲護衛立即將易阡陌架起,離開了道宗。

半個時辰後,刑罰堂外,聚集了來自內府各大派係的弟子,其中大多是來看熱鬨的。

隻不過,有黑甲近衛守著,這些弟子都不敢靠近。

過了一會,老閣主帶著週上卿幾人趕了過來。

他們進入刑罰堂大殿,隻見易阡陌此刻正坐在大殿的中央,在殿內兩側,坐著不少人,其中有刑罰堂的副堂主,還有內府的上卿。

但是,周玉梅並冇有落座,這位刑罰堂堂主立在主座的一側,主座上坐著的是一名老者,微眯著眼睛,此人正是學府的府主。

週上卿走進來,看到易阡陌癱在地上目光無神,臉色一變,當即質問道:“周玉梅,你對他做了什麼?”

聞言,周玉梅冷聲回道:“我隻是將他帶到刑罰堂,其它什麼都冇做。”

“那他為什麼這副樣子?”週上卿問道。

“放肆。”

老閣主輕聲喝斥,“還不先見過府主?”

週上卿這才反應過來,恭敬的衝著主座上那位老者,施了一禮。

老者依舊是微眯著眼睛,隻是抬起手,示意他們落座。

看到易阡陌癱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坐下來的虞謀,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彷彿在說,你小子也有今天。

他剛落座,外麵傳來一個聲音,道:“長公主殿下到!”

不一會兒,一襲白衣的蘇沐羽走了進來,見到易阡陌癱在地上,她臉色的微微一變,但她並冇有立即質問,給府主施禮後,便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王宮裡,當她聽說王君竟然被易阡陌逼的突破了築基期時,她有些不敢相信,但她反應很快,立即趕了過來。

可她還在半路上,就聽到了另外一件事,王君死了,被易阡陌殺了,而且易阡陌還動用了魔道功法。

那一瞬間,蘇沐羽心底一陣惶恐,莫說在燕國,在整個七國境內,魔道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她知道此事一旦坐實,易阡陌便是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也得死在天淵學府內。

如果天淵學府不處置易阡陌,那四大仙門就會一起向天淵學府發難,那到時候天淵學府,恐怕都會被夷為平地。

蘇沐羽落座後,主座上的老者才睜開眼睛,一旁的周玉梅立即走上前,質問道:“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我天淵學府,秉承天道意誌而立,自然也容不得邪祟出現,易阡陌,你可有話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最新章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