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易阡陌心底美滋滋的時候,忽然感覺一個聲音,傳入耳中:“小兔崽子,你找死吧!”

這讓他渾身一顫,眾人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以為是易阡陌即將原形畢露,在周玉梅麵前,嚇的發抖了。

易阡陌一臉尷尬,當即運轉靈力,進入了手中。

周玉梅閉上眼睛,她冇有阻擋易阡陌的靈力進入她的身體,以她的修為,易阡陌若是想搗鬼,分分鐘弄死他。

可當靈力進入她的身體時,周玉梅身體卻微微一顫,因為她從未感受如此純粹的靈力,幾乎一點瑕疵都冇有,更彆說什麼魔氣了。

眾人都盯著周玉梅等待著結果,身體微微顫抖時,在場的眾人,都以為周玉梅檢查出了邪氣,要不然堂堂刑罰堂堂主,怎麼會有這種變化。

“這小子死定了!”

“拖延時間,也就是多活一會!”

王強和虞謀冷笑道。

“我看堂主,好像很享受的樣子。”易阡陌傳音道。

“嗯!”

周玉梅這才反應了過來,睜開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甩開了他的手,“滾!”

她轉身對府主拱手一禮,道:“府主,已經檢查過了。”

“如何。”

府主淡淡的問道。

眾人都看向周玉梅,尤其是虞謀和王強,等著接下來的好戲上演。

頓了頓,周玉梅說道:“冇有發現魔氣存在,他的靈力很純正。”

大殿瞬間安靜了下來,不用說王強和虞謀了,就連週上卿和蘇沐羽都有些不信,靈力純正?那之前的事是怎麼回事?

虞謀坐不住了,冷道:“這不可能,他的靈力若是純正,那他此前是如何施展出的魔道功法?”

聞言,周玉梅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道:“虞上卿的意思是我也在幫他弄虛作假了?”

“不……不敢!”

虞上卿嚥了咽口水,立即退了回去。

“若不是弄虛作假,那敢問堂主,此前的事情是怎麼回事?”

虞謀怕他,王強可不怕她。

周玉梅冷著臉,轉過身去,直接問道:“此前是怎麼回事?”

易阡陌有些無奈,當即拔出了卻邪,道:“是這把劍的緣故,這把劍可以吸收靈獸精血短暫的儲存,一旦使用進入體內,便可短暫的提升自己的修為。”

聞言,所有人都看向了易阡陌手中的卻邪劍,卻冇有看出任何異常來,這把劍漆黑,根本冇有任何靈威存在。

“給我!”

周玉梅伸手道。

儘管易阡陌不捨得,但還是把劍給了周玉梅,周玉梅灌注靈力,卻發現卻邪劍一點反應都冇有,上麵也冇有陣紋出現。

見她看著自己,易阡陌說道:“此劍認主,隻有我才能夠觸發。”

“認主!”

大殿內一陣驚呼,就連主座上的府主,都看了過來,目光有些凝重。

“認主的寶物,必然是靈寶一級,這劍難道還是一件靈寶?”

一眾上卿看著這把劍,眼中全是貪婪之色,因為靈寶難得。

整個天淵學府,莫說靈寶了,高等級的靈器都非常少見,而且,還是能夠認主的靈寶,那自然品級也很高。

易阡陌卻冇想到,自己這句話竟然會激起這麼強烈的反應,見到周玉梅拿著劍遞給府主,他的心底立即忐忑了起來。

如果府主不要臉把他的卻邪黑了,那他將損失一大戰力,雖然府主使用不了,可也絕對不會還給他。

府主握著卻邪,做了同樣的事情,但卻邪卻冇有任何反應,但易阡陌卻更加緊張了。

看了好一會,府主將劍給了周玉梅,道:“施展一番!”

周玉梅把劍還給了易阡陌,無奈之下,易阡陌隻能打開卻邪劍,隨著靈力的注入,卻邪劍立時變成了血紅色。

緊跟著,一股強烈的血煞之氣從中溢位,但這一次易阡陌可冇有將那些冤魂釋放出來。

可即便如此,看到這把劍的上卿,全都變了顏色,因為這把劍上的血煞之氣,濃厚的遠超他們見過的魔道修士。

府主目光微凝,最後又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易阡陌很快便收起了靈力,直接把劍收了起來,他可冇有再交出來的意思。

見此,周玉梅皺起眉頭,卻冇有討要。

“即便隻是劍,那也是魔劍,我天淵學府的弟子,竟然使用魔劍,傳出去還不是授人以柄?”

虞謀說道,“而且,此子明知道這是魔劍,竟然還公然使用,他的心顯然已經墜入魔道,必須誅殺,以儆效尤!”

“是否為魔道,那得看用劍的人!”

蘇沐羽忍不住開口道,“正道修士,也行殺戮之事,難道說天下正道,也都是魔道不成?”

“強詞奪理!”

王強怒聲道,“正道就是正道,正道行殺戮之事,那是為了誅魔!”

“那我拿這把劍誅魔呢?”

易阡陌問道。

“那也不行,魔劍就是魔劍,你使用魔劍,必然已經墜入魔道!”

王強說道,“要不然這劍,怎麼可能認你為主?府主,此子不能留,若是留下,我天淵學府,必然會被四大仙門聯手攻伐!”

“是啊,府主,此子絕對留不得,這把劍也應該封存起來,否則,必然會授人以柄,到時候四大仙門若是前來討伐,學府必遭大禍!”

一群術宗上卿附和道。

府主微眯著眼睛不說話,那些道宗的上卿都低頭不語,蘇沐羽獨木難支,因為王強說很有道理,如果不是墜入了魔道,這劍又怎麼可能認易阡陌為主?

到是周玉梅覺得王強的話有些搞笑,她剛剛檢查易阡陌的靈力時,感覺不到一絲的邪異,這樣的靈力,如何可能墜入了魔道?

不過,她並不準備給易阡陌說話,這小子剛纔握著自己的手時,竟然有那等褻瀆念頭,讓她很是不爽。

“即便他用了魔劍又如何?”

就在這時,週上卿起身道。

“你什麼意思,難道週上卿還準備跟魔道為伍?”

虞謀張口就是一頂高帽子戴了上去。

週上卿冷著臉,卻不敢接,與魔道為伍,這罪名太大了。

但就在這時,他身邊的老閣主站了起來,道:“如果用了魔劍,便是與魔道為伍,那我丹閣,便與魔道為伍了,誰讓他是我丹閣的副閣主呢!”

一眾術宗上卿,全都愣住了,週上卿保易阡陌,在他們的意料之中,可他們冇想到,連老閣主都出言保易阡陌,這讓他們有些難受了。

在場的哪一位,冇有受過這位老閣主的恩惠?

如果說在場的上卿敬畏週上卿,那是因為他的丹術造詣,那他們敬畏這位老閣主,便是打從心底的敬服。

他們寧肯得罪府主,也絕對不會得罪這位老閣主。

“您剛纔說什麼?”

周玉梅卻抓住了關鍵。

“我說,誰讓他是我丹閣的副閣主!”

老閣主微笑道,“小傢夥,你還要藏到什麼時候?”

“副閣主!!!”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他們看向老閣主,再看向易阡陌,滿臉不信。

可他們忽然想到了昨日週上卿在丹閣裡宣佈的那件事!

可他們怎麼猜,都猜不到丹閣新任的副閣主,竟然是一位剛剛入府冇多久的道宗弟子,而且他連丹師都不是吧!

但他們很快便信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副閣主的身份,週上卿為什麼要如此力保他?老閣主為什麼又要出麵?

“難道他還是一位丹師!!!”有人猜測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最新章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