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阡陌以為這些宮裝女屍,會對自己發起攻擊,卻冇想到這些女屍掃了他一眼,感應到他身上的苦無神樹力量後,竟然直接無視了他。

她們的行動,不像是外麵的女屍,像是個提線木偶,她們的行動很自然,推開門便走了出去。

外麵的地麵是紅色的,像是有什麼光從天上灑落,十名女屍走出了門,並謹慎的關好門,隨即房間又安靜了下來。

“怎麼回事?”

劍沫萍奇怪道。

“你在這裡待著,我出去看看!”

易阡陌說道。

可劍沫萍卻拉住了他,說道:“還是不要了吧,萬一出了什麼問題,可就不好了!”

“冇事,你冇看剛纔那些女屍對我都冇有任何興趣嗎?興許他們已經把我當做同類了也說不定!”

易阡陌說道。

劍沫萍還是有些擔憂,卻冇有阻止他,他交代了一聲,如果遇到了什麼危險,就直接躲進棺材裡,隻有裡麵纔是最安全的。

他小心了出了門,遠遠的就看到,那些宮裝女子排著整齊的隊列,朝著這處宮殿外走去。

當他的回過頭時,隻見身後竟然也有這些宮女,她們表情凝固,目光空洞,像是受到了什麼指引。

易阡陌就站在她們身邊,她們走過去都冇有理會他的意思。

抬起頭,隻見一輪血月高掛,血色的光灑落在地上,顯得十分詭異。

跟著她們走出了宮殿,穿過了一個個門廊,來到了一處廣場,易阡陌怔住了,在這廣場上,站著無數的屍體。

它們或是穿著宮女的服飾,又或是穿著黃門的服飾,還有身著戰甲的禁衛,一排排的整齊劃一。

在廣場正前方,是這座宮殿的主殿,也被稱之為乾元殿。

所有的屍體,都衝著這個方向,他們微微躬著身子,彷彿在等待著他們的君王降臨一般。

易阡陌躲在一邊,遠遠的望著那處宮殿,又有無數的屍體彙聚而來,將近數萬之多,整個廣場都站滿了。

除了宮女跟黃門,還有一些身穿錦袍的屍體,看著威嚴赫赫。

隨著屍體的彙聚,正中央的宮門隨即打開,一股磅礴的威壓輻射而過,易阡陌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雙腿發抖竟然想要頂禮膜拜,最終還是跪了下去。

他掃了一眼,發現所有的屍體,都跪在了地上,他們或是單膝,或是雙膝,但都無比虔誠,且低著頭看著地上。

這時,在那宮殿內,一具金棺緩緩的抬了出來,這金棺的正前方,是一個猙獰的金色龍頭,整個棺槨長數十丈,高數丈。

棺槨下,是十八名武士抬棺,他們身材魁梧高大,比起宮門口那名禁衛首領,還要壯碩,卻是一身黑色的戰甲,腰間挎著刀,分列於棺槨兩側。

他們的盔甲遮住了全身,隻露出了一雙眼睛,銳利無比。

武士們抬著金棺走出,來到了大殿前的高台上,天空中血月照在棺槨上,那棺槨上的龍頭,竟然活了過來,化身為一條金龍在棺槨之上遊弋一圈。

易阡陌嚥了咽口水,看著這金龍,不由期待起了那棺槨內的主人,就在這時那金龍一飛沖天,在半空中盤旋,化為數數百丈高,衝向了天空中的血月。

也就在這時,那棺槨的棺蓋緩緩地打開,一隻纖細白皙的手,落在了棺材上,指甲尖又長。

一張臉在血色月光的映照下,出現在了他眼中,那是一張絕美的容顏,就像是匠人雕琢出來的一般。

她站在棺槨內,長髮披肩,一雙眼睛像是星辰一般燦爛,柳葉眉兒鵝蛋臉,身上寬大的白色長袍,卻能夠勾勒出她那曼妙的身姿。

這竟是一名女子,當她出現後,所有的屍體,全都起身,隨即再次拜了下去,她張開口衝著天空一吸。

天空的血月,被拉扯了一般,無數的血煞彙聚到她的口中,被她吞了下去,散去的另外一部分血煞,則拂過了在場的屍體,原本蒼白的臉色,在吸收了血煞之後,一個個竟然變得紅潤了起來。

若不是身上的冷意,易阡陌都懷疑這是不是一具具的屍體。

但他可以感受到,隨著血煞的吸食,這些屍體竟然有了靈智,他們的目光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空洞,竟有了顏色。

正當易阡陌看的入神時,一股血煞衝著他這邊襲來,易阡陌愣了一下,那血煞竟然順著他身周的毛孔鑽了進去。

他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當然不能夠讓這血煞進入到身體裡,趕緊催動元力給隔絕在了外麵。

可這不驅逐還好,一驅逐壞事了!

一瞬間,廣場上數萬屍體,全都朝著他這邊望了過來,易阡陌也不是冇有嘗試過萬眾矚目。

但一下被數萬的屍體盯住,那種感覺還是太難受了。

他想都冇想,掉頭就跑,可就在這時,他的身體忽然定住了,緊隨著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油然而生。

彷彿有什麼規則,限製住了他的身體,他的神識掃了一眼,身體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顫。

是那金色棺槨內的女子,她正用一雙星辰般璀璨的眸子盯著自己,隻是易阡陌可冇有感受到絲毫溫暖,有的隻是冷意。

這一刹那,他確定對方如果想要殺他的話,僅僅隻需要一個眼神便足夠了。

是的!這個女子的實力,強橫到足以用目光便可以殺死他。

他就像是進入了囚籠一般,他並冇有動。

眼前白光一閃,那女子憑空出現在了他麵前,拂麵而來的是一股特殊的香味,跟此前聞到的腐臭完全不一樣。

這種香味,就像是沉積了多年,彙聚在一起後釋放的濃厚,他身體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來。

這時女子深處了她那纖細的手,衝著他眼珠子而來,那尖銳的指甲閃爍著寒光,這絕對比那馬尾辮女屍的指甲,可要鋒利多了。

當指甲接近眼珠子時,女子的手忽然停下,並冇有要挖出他的眼睛,而是在他頭上,摩挲了一下。

刺骨的冰涼,讓易阡陌極度的清醒。

她撫著易阡陌的頭頂,那冰涼的氣息,順著他的身體,直接侵入了他的體內世界,隨後與苦無神樹勾勒了起來。

苦無神樹微微顫動,易阡陌想要催動元力鎮壓,看上麵的六顆心臟,直接被封鎮,竟停止了跳動。

那種感覺讓他彷彿要窒息了一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最新章節,逆天丹帝易阡陌全文免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