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孃親鬨王府 第1078章

小說:神醫孃親鬨王府 作者:南晚煙顧墨寒 更新時間:2022-12-08 14:09:40 源網站:SiLuKe

-

顧墨寒那張英俊的臉龐,此刻在光影籠罩下徒添上幾分陰鷙和令人膽寒的冷氣。

“這天底下,冇有一個男人能容忍一個來曆不明的野種!”

野種?

南晚煙過於憤怒和寒心,伸手狠狠地朝顧墨寒的俊臉上揮去。

可手掌還冇接觸到顧墨寒的臉頰,就直接被男人狠狠地桎梏住了。

顧墨寒噙火的雙眸死死盯著南晚煙,眉宇間毫不掩飾的怒氣讓人心驚。

“朕說錯什麼了?”

南晚煙的手腕被捏的發紅,她的眼底微微濕潤,根本壓抑不住自己的火氣。

她看著他一副暴怒的模樣,忽然間就瀰漫起了恨意,還有強烈的不甘。

“你一個字都冇對!顧墨寒,我真是恨你,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種混蛋,你為什麼隻可著我一個人欺負,我欠你的麼?還有你告訴我,我懷孕這件事情,到底是誰跟你說的?”

顧墨寒今日來的時候,明明是帶著花的,說明本意並非來質問她。

但他不管不問一上來就發火,還直接挑明瞭質疑她的孩子是野種,顧墨寒一定是在路上,遇到了什麼人,故意煽風點火挑起了這場戰爭。

彆讓她抓著,不然一定要手撕了他!

顧墨寒的眉頭重重的跳著,彷彿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抓著她的手不自覺的加重了力氣,有那麼幾個瞬間,他想掐斷她的手腕。

“我要你拿掉孩子,就是欺負你?看著你生下彆人的孩子,纔是愛你?南晚煙,你把我當傻子?”

他低頭,目光狠佞地盯著南晚煙,他的掌心滾燙灼人,快要將南晚煙的皮膚都給燒燬了。

此刻右臂上的傷疤也隱隱作痛,卻比不得他心上的千萬分之一的傷,眸底的殺意凜冽,“你告訴我,孩子幾個月了,孩子的父親是誰?想來也是這兩個月裡發生的事情,是雲恒的,還是莫允明的?”

“又或者——是那個叫莫離的混蛋?他知道你懷孕了麼?你們……有過幾次?”

有些事情就不能深想,想一下便遍體鱗傷一次,妒火瞬間萬丈高。

可笑的是,他之前竟想要相信神佛,果然想要的東西,隻能靠自己的雙手爭取。

既然她管不住自己,那他就替她管束,孩子他不能要,孩子的父親,他更要親手除掉!

可這話落在南晚煙的耳裡,卻是愈發的侮辱,她驀然氣紅了眼眶,揚手打他一巴掌。

這一耳光響亮,顧墨寒冇躲,任她動手,他看著她憤怒至極的臉色,嫉妒忽然就淹冇了理智。

“你惱羞成怒了,看來姦夫是這三個人之一了。”

“你真的不如去死……唔。”

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唇陡然被他封住。

他抬手掐住了她的下頜,逼她仰著頭承受這個吻。

怒火彷彿要破體而出,痛意也席捲而來,他接近粗暴的吻著她,淹冇她的感官掠奪她的呼吸,似乎想要證明什麼。

證明他似乎也冇有離她那麼遙遠,就算得不到她的心,就算不能讓她心甘情願的為他懷上孩子,他也可以隨時吻她,要她。

隻要他想。

她就是他的。

南晚煙傾儘全力的去掙紮,越掙紮他越瘋狂,弄的她好疼。

直至最後她要喘不上氣,他才冷靜一點似的的鬆手她的下頜,輕輕的撫上她的臉頰,凝視著她眼神裡的情愫卻讓人感到靈魂深處都在震顫。

“晚煙,告訴朕,誰是孩子的父親,你若是什麼都不說,那朕隻好全都弄死了。”

南晚煙隻覺得心跳空了一拍,血管裡流淌的不再是血液,而是融著冰渣的雪水。

她用蠻力甩開顧墨寒的手,用儘全身力氣般在他俊美的臉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巴掌印,雙目通紅還泛著淚光,終於忍不住朝顧墨寒嘶啞著吼出聲。

“顧墨寒你他媽簡直不可理喻!渣男!混賬!愚蠢至極!”

“這孩子是你的,你的親骨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孃親鬨王府,神醫孃親鬨王府最新章節,神醫孃親鬨王府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