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孃親鬨王府 第47章

小說:神醫孃親鬨王府 作者:南晚煙顧墨寒 更新時間:2022-12-06 15:30:19 源網站:SiLuKe

-

“我說的句句實話,威脅從哪裡來?”

她這麼說下來,顧墨寒竟找不到任何刺來挑,更不能對南晚煙動手。

反正柔兒今晚就要嫁進來了,他再忍這一時也無妨。

可他想到**柔哭得梨花帶雨,受儘屈辱的模樣,顧墨寒就不由得攥緊拳頭,恨恨的剮了南晚煙一眼。

“伶牙俐齒,早晚有一天,你會死在本王的手裡!”

南晚煙見顧墨寒冇有再動手的意思,心中頓時快意了。

還是太後好使,這大腿她可要好好抱緊了!

“彼此彼此!”

音落,急速前進的馬車突然驟停。

顧墨寒本就居高臨下,正半俯身瞪著南晚煙,馬車突然一個急停,他頓時失去了重心,直接摔了南晚煙的身上!

男人的薄唇驀然覆上兩瓣柔軟,女人身上的清香味撲鼻而來,竟酥酥麻麻的,他驀地瞪大了眼睛!

這狗男人!

竟然吻了她!

南晚煙的杏眸猛然間瞪大,她一把推開了他,反手一記耳光重重的打在顧墨寒的臉上,動作相當利落迅速!

“顧墨寒!”

她瘋狂擦嘴巴,臉上還有幾分嫌惡。

“你……”顧墨寒一臉錯愕,下意識舔舔唇,看見南晚煙眼底的噁心,男人被激得震怒。

這個水性楊花,紅杏出牆的女人竟敢嫌棄他!

這可是他的初吻!他比她乾淨多了!

顧墨寒氣急敗壞的掀開馬車簾,對著外麵驚魂未定的車伕吼道:“你在做什麼!要是連趕車這種事情都做不好,本王立刻讓你滾去邊疆值守!”

說完,他甩袖回到馬車內。

衣袍獵獵作響,車伕被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是,奴才定好好趕車。”

他方纔也是為了避開幼童,冇想到惹毛了顧墨寒,這下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將車速放慢了不少。

車裡,顧墨寒與南晚煙對立而座,方纔馬車內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降至冰點,卻縈繞著一絲尷尬曖昧。

男人忍不住回味嘴唇上殘留的餘溫和觸感,心裡覺得奇異,感覺微妙又難以言喻。

但是一想到南晚煙對他如此抗拒,眼底甚至是深深的嫌棄和羞辱,他的心頭就升起一股無名火,煩躁又難耐。

南晚煙則感到受了天大的委屈和憤怒,竟然一個不注意被這個狗男人給強吻了!

儘管她孩子都生了,可這是她的初吻!

竟給了這麼個家暴男!真晦氣!

兩人就在這冷冰冰的氣氛中,熬到了馬車停下。

顧墨寒率先跳下馬車,他麵色陰冷,周身都是寒意,腳步冇有絲毫停留,頭也不回朝王府裡走去。

南晚煙忍著怒火,跟了上去。

雖然她很火大,但眼下到王府了,她還是得跟這狗男人要和離書了。

畢竟留在他的身邊太危險,她可不想哪天再出什麼“意外”。

顧墨寒皺眉,感受到身後熱切的目光,停下腳步冷不丁發問,“你跟著本王乾什麼!”

南晚煙理所當然的走到他麵前。

“當然是要和離書啊!王爺難道忘了?”

聞言,顧墨寒這纔想起來還有這檔子事。

“哼,笑話!本王自己說過的話,怎麼會忘?本王回了溪風院就給你寫!”

“好,王爺說什麼就是什麼!”

女人衝他粲然一笑,有奶便是娘,有和離書她就放下對他的憤怒。

男人見她笑靨如花,心底冷意更深,轉身朝溪風院走去。

南晚煙乖巧跟在他身後。

回到溪風院,顧墨寒找來紙筆,在宣紙上疾書寫下了和離書的內容。

“半年後,翼王與王妃南晚煙和離,從此與翼王府再無瓜葛。”女人念出聲,神色很是滿意。

顧墨寒臭著一張臉,“拿去!此事不準跟任何人提!要是本王發現有旁人知道,這個和離書就作廢!”

南晚煙趕忙拿起和離書,又看了好幾遍,這才小心翼翼收好放進袖子裡,“王爺放心,今日的交易肯定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等她懲治完想懲治的人,半年後就溜之大吉了,誰有空跟他糾糾纏纏!

顧墨寒見她笑的不懷好意,不知道她又在打什麼鬼主意,這般費儘心思想要和離,也不知有什麼目的,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煩心。

“愣著乾什麼?本王不想再看到你!”

南晚煙眨巴著眼睛,還沉浸在得到和離書的喜悅中,看上去傻乎乎的。

顧墨寒一把拽住她的衣襟,將人往湘林院拽去。

南晚煙反應過來,連忙拍打著男人的手,“顧墨寒!你放開!我自己能走!”

“本王還以為你魔怔了,恬不知恥不想回去,非要本王送你回去,怎麼,現在又不想了?”

南晚煙瞪著顧墨寒,男人此刻眼中儘是譏諷之意,她不屑冷笑,“王爺想多了,我一秒鐘都不想看見你!”

她纔不想跟這男人一起回,她還盼著早點回去看兩個小丫頭呢。

可顧墨寒卻始終冇有鬆手,他一把將她推進院子裡,重重關上門,嗓音冷冽——

“南晚煙,今晚你不準出來壞本王的婚事!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孃親鬨王府,神醫孃親鬨王府最新章節,神醫孃親鬨王府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