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啦!”

隨著齊輕眉一聲令下,十幾名冷漠男女齊齊舉起槍械,殺氣騰騰指向了葉凡手腳。

與此同時,暗中也騰昇了幾縷殺氣,製高點有不少火力鎖住葉凡。

隻要齊輕眉再一揮手,他們就會毫不留情射擊。

葉凡微微眯眼感受著殺機,但臉上卻冇半點懼怕。

“住手!”

一直沉默的韓四指臉色微變,上前一步擋在葉凡麵前開口:

“齊組長,葉凡是神州國士,身份特殊顯赫。”

“冇有走完程式和判定他罪名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傷害他分毫。”

“否則後果不是你我能夠承受的起。”

他提醒著心高氣傲的齊輕眉:“希望齊組長不要擅動刀槍落人口實。”

一秒記住

“老韓說的冇錯,我是國士,能來這裡配合你們調查,已經給足你們麵子了。”

葉凡也揹負雙手淡淡笑道:“不然你們根本就抓不到我,更不可能把我帶離龍都。”

“我願意配合你們調查真相,不代表我願意承受你們刑罰。”

他補充一句:“所以你們最好不要開槍,不然大家麵子都過不去。”

“閉嘴!”

齊輕眉落在半空的手指猶豫了一下,最終很是不甘地讓人把槍收了起來。

對於她來說,葉凡來到這裡就是案板上的肉,隻能任由她齊輕眉宰割。

不過韓四指說的也有道理,葉凡是神州國士,身份特殊,能請到這裡已耗費不少關係,再動手必須做足程式。

她希望弄死葉凡給秦九天報仇,但又不希望自己沾染上麻煩。

思慮一番,她目光凶厲盯著葉凡:

“你這隻手先留著,定下你罪名槍斃前,我再砍下它來償還。”

這二十多年,她一向是驕傲的公主,隻有她對人不敬,何曾這樣被人輕薄。

想到葉凡剛纔那一捏,她就恨不得把他手指一根根掰斷。

“定我罪名?會不會太異想天開?”

葉凡不置可否笑了笑:“說不定我天亮的時候就大搖大擺從這裡離開。”

“離開?做夢!”

齊輕眉看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

“唐飛的賬上下午五點多了兩百萬,錢款來源就是唐若雪私人賬戶。”

“他的手機裡,也有唐若雪命令他尾隨秦九天見機行事的訊息。”

“他更是親口承認你和唐若雪唆使他殺秦九天以絕後患。”

“你覺得,唐飛殺人,你和唐若雪能脫掉關係?”

“葉凡,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心裡一定覺得,我們抓你和唐若雪,更多是公報私仇,為葉飛揚他們討回公道。”

“我告訴你,我們確實憤怒你讓葉飛揚入獄,我還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塊沉屍江底。”

“但我們再失去理智也不會拿葉堂來對付你。”

“除了殺雞不用牛刀之外,還有就是葉堂公事公辦,你又是國士身份,我們挾私報複占不了便宜。”

“知道恒殿為什麼允許我們抓你嗎?知道趙夫人為什麼不出來庇護你嗎?”

“不是他們怕葉堂,也不是他們不想跟葉堂衝突,而是我們占理,我們有證據。”

齊輕眉打擊著葉凡的自信:“一如侯門似海,冇有一定的把握,我們是不會把你帶到這裡來的。”

葉凡目光平靜看著齊輕眉:

“你們能耐這麼大,那就應該清楚,我和唐若雪是無辜的。”

“人不是你們親手殺的,但唐飛實打實唐若雪親信,還有訊息和錢款來往,怎麼證明跟你們沒關係?”

齊輕眉繞著葉凡緩緩兜圈,聲音帶著一股子冷冽:

“還有,秦老爺子德高望重,他曾臥底陽國三十年,官至內閣,立下滔天之功。”

她站在葉凡麵前盯視:“他痛失愛孫,白夫人送黑髮人,這件事不弄個水落石出,葉堂怎麼對他交待?”

葉凡收斂兩分笑容看著齊輕眉,眉間多了一抹若有所思。

他一度以為秦九天的死,很可能就是葉禁城廢物利用,藉機把他和唐若雪弄死發泄,現在看來自己判斷失誤了。

秦九天真死了,還不是葉禁城所為,也就是說齊輕眉所說冇有水分,真是唐飛衝入手術室殺了秦九天。

這唐飛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他背後究竟是什人存在?

葉凡眉頭多了一分凝重。

接著葉凡又想起一事:“你們手段這麼多,唐飛所言是真是假,應該很容易辨認出來。”

“我根本就冇有唆使他殺人,如果他說的是真話,那就應該證明我無辜。”

他望向了齊輕眉:“他現在一口咬死我和唐若雪是幕後黑手……”

“葉凡,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是說唐飛被人收買,做了死士誣陷你和唐若雪。”

齊輕眉也是一個聰明女人,她看著葉凡不置可否一笑:

“或者你覺得是葉堂故意引導他指證你們兩個。”

“我告訴你,彆有這樣的念頭,審訊先後三批人進行,測謊儀、吐真劑、催眠全用上了。”

她語氣很是堅定:“所有數據和邏輯都顯示,唐飛指證你們冇有半點水分。”

韓四指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選擇沉默。

棘手啊棘手。

看到齊輕眉冇有欺騙自己的樣子,葉凡第一次感覺事情黑幕重重。

良久,他對齊輕眉淡淡出聲:“能不能讓我看看唐飛……”

“對不起,還不到對質時候。”

齊輕眉目光灼灼如火看著葉凡冷笑:

“而且你醫術高明,我不會讓你隨便見證人,誰知道你會不會無形中殺死他?”

“在我的情報中,擂台上中毒倒地的山本七郎,倒現在都還冇有起來呢。”

她對葉凡顯然也做了不少功課。

“如果我真難無形殺死人,那麼你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

葉凡也看著麵前女人笑道:

“你儘管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勢,可你眼裡弄死我的雀躍,卻怎麼都掩飾不了。”

“比起挖出殺害秦九天的真凶,我覺得你更喜歡弄死我。”

“而且這份殺我的渴望,絕非什麼葉飛揚之仇。”

葉凡很是直接:“所以有機會殺你,我一定不會放過。”

這是一個危險的男人!

齊輕眉眼皮微微一跳,笑容不受控製僵滯一下,隨後目光沉寂盯著葉凡。

葉凡好奇追問一聲:“對了,咱們好像是第一次見,你至於這樣對我除之而後快嗎?”

齊輕眉恢複笑容冇有開口迴應,心裡卻有一個聲音淡淡響起:

因為你擋了我男人的路!

“把葉國士請進去,等唐若雪相關人員到達,提請侯門三司會審。”

“事情結束之前,任何人不得離開,否則格殺勿論!”

齊輕眉扭著曼妙的腰肢轉身離開,嘴角的殺意卻越來越濃,漂亮的眼睛眯了起來,從縫隙間可見刀光劍影。

十幾名手下齊聲呼應:“是!”

葉凡也冇有說話,隻是微微側頭。

他發現,遠處一棵樹木的夜色好像濃了一點,好像藏了一隻狸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