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快!”

聽到葉凡的話,象殺虎也大笑一聲:“荷官,發牌!”

漂亮荷官恬淡一笑,纖纖玉手一翻,很是利索給葉凡和象殺虎發牌。

事關五百億和一條性命,全場賓客感受到刺激之餘,臉上也露出一片緊張。

霍紫煙和韓子柒更是拳頭攢緊,無比擔憂看著狹長賭桌。

沈小雕則目不轉睛盯著葉凡。

對於沈小雕來說,象殺虎拿到什麼牌都無所謂,隻要葉凡被自己迷惑自爆,這一局就算勝利了。

象殺虎和葉凡很快拿到兩張牌。

“象少是十,葉少是三。”

漂亮荷官掃視一眼牌麵開口:“請問象少是否要牌?”

“葉凡,你運氣太差了吧?明牌是三,就算你暗牌是十,點數也才十三。”

一秒記住

象殺虎捏起暗牌瞄了一眼,吐出一口濃煙開口:

“你不加牌,一定會輸給我的。”

“因為我的暗牌是k,我現在手裡二十點了!”

“你不加牌湊到二十一點,怎麼贏我?怎麼要我的命?”

象殺虎一邊打擊著葉凡,一邊檢視著他的臉色,似乎要從葉凡臉上窺探出端倪。

葉凡臉上保持著平靜:“彆廢話,要不要加牌?不要就輪到我了。”

“我都二十點了,再加牌豈不腦子進水?”

象殺虎哈哈大笑:“你以為我跟你一樣貪心啊,二十點還不滿足要拚二十一點?”

“荷官,我不加牌了,我二十點足夠贏了。”

“你現在要麼加牌到二十一點弄死我,要麼低於二十點被我弄死。”

“我有九成九的勝利機率,而你隻有百分之一。”

“葉凡,好好珍惜人生所剩不多的時光吧。”

他抖了抖二郎腿,還對葉凡噴出一口濃煙,臉上說不出的得意。

沈小雕微微皺眉,他看得出象殺虎的高興,顯然拿到手的點數應該不錯。

而且很大概率就是他自己說的二十點。

葉凡要贏象殺虎很困難。

隻是想到事關三百億和一條人命,沈小雕又覺得與其賭運氣,還不如讓葉凡自爆。

這樣纔是百分百的安全和勝利。

否則葉凡運氣好撞到二十一點,今天可是要出大事了,自己也無法向四王妃他們交待。

想到這裡,沈小雕臉上多了一絲凝重,手裡墨鏡又晃了晃。

墨鏡上的向日葵宛如毒蛇一樣射向了葉凡。

光芒又一閃而逝,葉凡身軀又是一顫,神情也多了一抹呆滯。

象殺虎捕捉到這個表情,臉上馬上輕鬆起來,還哈哈大笑:

“葉凡,快加牌放手一賭吧,不然你就要輸了。”

他相信葉凡會自爆輸掉這一局。

葉凡機械點點頭:“荷官,加派!”

漂亮荷官一笑,動作利索給葉凡發了一張牌,六。

看到這個點數,象殺虎笑容一僵,冇想到葉凡運氣這麼好,拿了個不上不下的牌。

三加六就是九,如果葉凡暗牌是a,這一局,可又要平局了。

因為象殺虎的暗牌確實是k,兩張加起來就是二十點。

這個點數其實已經很大了,但跟沈小雕心裡想法一樣,象殺虎更希望葉凡自爆。

免得葉凡撞大運平局或者二十一點。

讓葉凡自爆,當然是讓他不斷加牌了。

“三點加六點才九點,明麵還是小於我的十啊。”

象殺虎皮笑肉不笑對葉凡開口:“我覺得,你還是要繼續加牌,不然贏不了我啊。”

沈小雕目光隨之變得深邃,對著葉凡注視了過去,同時嘴型微微張啟,似乎在呼喊葉凡加牌。

葉凡嘴角牽動了一下:“好,荷官,繼續加牌!”

漂亮荷官一笑,繼續給葉凡加牌。

五!

看到這一張牌,全場止不住一陣驚呼:“啊——”

三、六、五,已經十四點了,葉凡很大概率自爆了。

“不錯嘛,現在明麪點數超過我了,年輕人,很有前途啊。”

象殺虎笑了笑,菸鬥又噴出一口濃煙,心情輕鬆了不少:

“不過還是比我總點數二十要小,如果你底牌不大,建議你繼續加牌。”

現在葉凡的暗牌,隻要比七大,葉凡就輸掉這一局了。

但同樣,葉凡還是有勝率,隻要暗牌是六或者七,就依然能平局和勝利。

葉凡語氣淡漠:“何止要超過你,我還能贏你。”

比起象殺虎的風輕雲淡,沈小雕卻依然凝重,覺得葉凡還是有不小勝率。

他思慮一會,咬破嘴唇,一抹鮮血流淌出來。

他不懼疼痛,目光死死鎖著葉凡眼睛,唸唸有詞。

沈小雕再度捕捉到葉凡身軀一顫。

墨鏡透射過去的向日葵快速轉動了起來,好像要讓葉凡徹底失去自主意識。

隨後,他心裡猛地一喝:“加牌!”

幾乎話音落下,葉凡神情多了一抹痛苦,欲言又止,好像在抗拒著什麼。

象殺虎微微眯起眼睛,他看得出沈小雕正在操控葉凡。

他也明白,相比前麵兩張加牌,這第三張要困難很多。

因為前麵兩次加牌多少順應葉凡本心,畢竟牌麪點數太小無法贏了自己。

現在明牌都十四點了,再加牌分分鐘自爆,正常人都不會再加,操控葉凡加牌,違揹著葉凡的本心。

象殺虎還看到,沈小雕已經汗流浹背滿頭大汗,神控之術已到強弩之末之地。

他知道,自己要加一把火了。

“葉凡,要不要加牌一博?”

他循循善誘:“加牌一博,你贏了,我解除千影集團在象國的危機,怎麼樣?”

他又拋出一個籌碼誘惑著葉凡。

韓子柒下意識喊道:“葉凡,不要!”

誰都看得出,葉凡現在的點數已經很大了。

霍紫煙也附和一句:“隻要現在贏了,咱們已經大獲全勝了,三百億,一條命,足夠做千影談判籌碼了。”

唐石耳也點頭喊道:“葉老弟,不要太貪心了……”

象殺虎又補充一聲:“甚至還可以放過霍韓兩家。”

“好,一言為定!”

葉凡就等著這一句,對著漂亮荷官開口:“加牌!”

全場賓客一片震驚,齊齊驚呼,這是找死啊。

很多人下意識低頭,不想看到葉凡自爆而死。

漂亮荷官淡淡一笑,修長手指翻飛,又給葉凡發了一張牌。

四!

三、四、五、六,點數加起來十八點了。

“啊——”

在場賓客見狀又是一驚。

他們既震驚葉凡這樣不怕死,又震驚葉凡運氣不錯,連加三張牌都冇自爆。

象殺虎也是皺起眉頭,尋思老天會不會太厚愛葉凡了,這樣都不自殺?

這也讓沈小雕心裡不安。

葉凡還有贏的概率。

他要葉凡再加牌。

沈小雕目光再度凝聚。

他的眼睛深邃,又像是大海一樣,緩緩吸住了葉凡的精氣神,讓葉凡往深海之處慢慢陷入。

葉凡的眼睛慢慢閉上,但是就在他的眼睛要徹底閉上的時候,他的眼珠突然就變成純黑色。

連眼白也瞬間消失了。

葉凡的眼眶裡麵好像直接變成了黑水晶一樣。

“嗯——”

象殺虎冇有什麼感覺,沈小雕卻是身子一抖,雙眼出現了血絲,腦海中轟鳴陣陣。

一股眩暈感湧上心頭,差一點讓他從座椅上摔下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他用橡皮筋拖著葉凡往深海走去。

結果途中不僅無法拖動葉凡,橡皮筋還斷掉了,繃緊地橡皮筋更是狠狠反抽在他身上。

“撲!”

沈小雕氣血翻滾,整個人彷彿一下子蒼老幾十歲。

他難以置信盯著葉凡,想要說話卻一時無法喊叫。

“遊戲該結束了。”

葉凡收回了目光,鬆開了將軍玉,隨後對象殺虎淡淡開口:

“三百億,你的命,可以給我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