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走阮富城一夥人後,白如歌馬上投入工作。

她迅速清除了一大批阮富城的餘孽,免得他們暗中搞事讓局麵惡化。

現在的局勢,她寧願公司不運作,也不能讓人捅刀子。

很快,公司就少了七成員工,其中還大部分都是骨乾位置。

不過白如歌無所謂,相反讓她大刀闊斧該跟。

白如歌先是拿出空置的骨乾職位提拔留下來的員工。

接著她又宣告所有人薪水漲三倍,如此一來,連掃地阿姨的薪水都破萬。

牆頭草他們決心留下來共度時艱。

雖然很多人懼怕阮富城和沈家,但養家餬口的壓力還是讓他們賭一把。

這年頭,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就是窮。

穩定人心後,白如歌再度祭出殺手鐧,把屬於沈半城的一成乾股,贈送給留下來的幾十名員工。

這瞬間讓員工打了雞血,一個個都嗅到了暴富的機會。

畢竟按照千影出事前的發展和前景,一旦千影海外上市成功,幾十名員工全都會變成億萬富翁。

這讓貧窮了大半輩子的他們充滿了動力。

於是公司不僅正常運作起來,還重新爆發出一股朝氣。

白如歌趁熱打鐵,帶著人尋思清點和封存千影公司的資產,避免被阮富城他們賤賣轉移出去。

她還召集高薪聘請過來的法務,給前麵十幾樁違規交易發去律師函……

也就一個上午,千影公司精神麵貌煥然一新,危機雖然冇有接觸,但充滿了生機。

葉凡很是滿意。

巡視完一圈公司後,葉凡就回到了董事長辦公室。

他一邊喝著白如歌泡的金駿眉,一邊尋思下一步對策。

同時,他打開了電視看象國當地新聞。

原本的漫不經心,很快被一則新聞吸引了:

“後天上午九點,象國第一大社區,第一網紅樓盤,半島城邦將對象國民眾進行現場銷售……”

“半島城邦的海外預售已經完成,四千套至尊套房一搶而空,神州客戶更是多人訂下一百零八套。”

“無數海外客戶紛紛懇請第一莊開售剩餘的八千套房屋。”

“第一莊本著讓國民享受同樣尊貴的理念,毫不留情拒絕了海外客戶的要求。”

“八千套房屋,後天將會針對象國民眾開售。”

“同時,第一莊本著房住不炒的原則,不惜自砍利潤讓利於民。”

“十三萬一平方米的房子,將會十萬一平售給象國民眾。”

記者在現場興奮不已地介紹著半島城邦,鏡頭還不斷閃過樓盤的模樣和配套設施。

看到葉凡對這則新聞這麼感興趣,白如歌笑著從檔案中抬頭:

“這是沈半城的大手筆。”

“傳聞他是受到自己第一莊的啟發,準備打造象國第一富人區,聚集各路有頭有臉的商人入住。”

“一百多棟樓盤,一萬兩千套房子,最低一套房子一千萬,能容納十萬人。”

“還都是有錢有勢的海內外商人。”

“從這可以看得出沈半城的野心。”

“第一富人區如果全部售儘,沉澱三五年……”

“不僅能讓沈半城積攢一批人脈,還能把他們跟自己綁在一起。”

“到時不管是大王子的王室力量,還是九王子的軍方力量,估計都扛不住這批資本家的鈔能力。”

“這也是沈半城急於吞食千影的要因之一,開發這個樓盤,他資金壓力也很大。”

“上次華爾街,一是拜訪福邦家族等大鱷,威懾大王子和九王子不要隨便對他捅刀。”

“二是希望華爾街銀行能夠貸給他一筆錢緩解半島城邦資金壓力。”

白如歌笑著望向了葉凡:“福邦家族替他做了擔保,不過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對付我和千影!”

葉凡喝入一口茶水,接過白如歌的話題:

“對於沈半城來說,吞掉千影利大於弊,自然一拍即合。”

他對女人知道這些事情不稀奇,她跟宋紅顏幾個核心人員早已情報共享。

“從這半島城邦看得出,沈半城何止是想要扶持十四王子上位,他是想要自己和沈家千秋萬代。”

他靠回自己的椅子上:“半島城邦如此重要和火爆,看來後天現場開售會,也會人滿為患了。”

“肯定人山人海。”

白如歌語氣很是肯定:

“而且第一莊已經宣告,現場抽簽購房需要驗資,存款低於一千萬者自動出局。”

“就是這樣,也是五個人搶一套房。”

她笑了笑:“象國還是很多富豪的。”

“是時候禮尚往來了,你聯絡一下馬千軍,他手裡的房子,我全要了。”

葉凡嘴角勾起了一抹戲謔:“還有,再找一下黑頭陀,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是時候出力了……”

“噹噹噹……”

在葉凡準備讓黑頭陀乾點事時,阮富城正走入黑象盟的亂葬崗。

他一眼看到黑頭陀親自揮舞鏟子,叼著一支雪茄挖著一個坑。

這一座亂葬崗不是常人想象的雜亂,也冇有半點陰森。

相反,山頭山腳全是枝繁葉茂的柳樹,風一吹,沙沙作響,很有詩情畫意。

如非一排排的墳頭,很難讓人想象這是埋死人的地方。

阮富城也算得上黑象盟一分子,自然知道這裡埋的都是黑象盟骨乾,是很多人的最後歸宿。

這些年下來,差不多有一百多人埋在這裡。

他不太喜歡來這裡,不過有求於人,還是走前幾米喊道:

“會長,你一定要派殺手出去,替我不惜代價弄死那葉凡。”

“你不知道,那小子不僅氣得我吐血,還當眾打我三個耳光,我不能容他。”

他對葉凡充滿著仇恨::“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但一定要快,三天內乾掉他和白如歌。

黑頭陀一笑:“放心,放心,我會安排的。”

看到黑頭陀答應,阮富城怒意散去一點,隨後又皺眉:

“你怎麼約我在這裡見麵呢?埋死人的地方,很不衛生安全。”

他有些抗拒這些地方。

“冇事,都是自己兄弟,冇什麼好怕的。”

黑頭陀哈哈大笑一聲,隨後跳出了土坑,把鏟子遞給了阮富城:

“兄弟,你來的正好,這個坑還差一點,我老了,有點乾不動了,你幫我一會。”

他捏出一支雪茄點燃:“我抽根雪茄緩一緩。”

“會長,你好好的挖坑乾什麼?”

阮富城眼裡帶著不解,不過還是跳下去挖起土來:

“再說了,這種粗活,讓手下乾就是。”

“你何必親自操刀?有這時間,會所嫩模不好嗎?”

說話之間,他剷出了一大波泥土。

“有些東西,還是親手有誠意啊。”

黑頭陀站在土坑旁邊,徐徐吐出一口濃煙:“畢竟多年兄弟,不捨啊。”

阮富城動作利索挖著坑:“怎麼?哪個兄弟出事了?讓會長你這麼傷感?”

“對了,豺狼怎麼聯絡不上?王八蛋,讓他去處理一個女人,結果對方活得好好的……”

說到這裡,他目光微微凝聚,落在不遠處的山丘。

他突然發現,今天的亂葬崗,多了幾百個墳頭。

全都是新的。

冇有名字,但他能夠感受到凶險。

阮富城嘴角牽動一下:“會長,怎麼這麼多墳?”

黑頭陀答非所問:“豺狼……死了……”

阮富城一愣:“死了?怎麼死的?”

黑頭陀蹲下來,向阮富城勾勾手指。

阮富城好奇靠了過去。

“砰——”

黑頭陀一掌拍在阮富城的天靈蓋:“就像你一樣,被我一掌打死!”

阮富城眼睛瞪大,難以置信看著頭頂嘩啦啦流下的鮮血。

隨後,他一頭栽倒在地,恰好填入自己挖的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