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七點,趙曉月懶洋洋從帝豪酒店出來。

昨晚不僅幫哥哥擺平了唐若雪,也給自己找到一條小狼狗,於是整個晚上都躲在酒店纏綿。

她前所未有的暢快淋漓,想到唐若雪跟哥哥生米煮成熟飯,心裡頭更是快感無比。

除了她想要儘快撕掉唐若雪貞節外,還有就是趙東陽將會給她五千萬報酬

雖然趙氏幾十億,但作為諸多子女中的趙曉月,連普通白富美水準都冇有,更不用說跟趙東陽相比。

所以能夠拿到五千萬,趙曉月欣喜若狂,有了這筆錢,她就徹頭徹尾是白富美了。

一夜愉悅,也讓她忘乎所以。

直到天亮,趙曉月才發現手機有十幾個電話和簡訊。

內容有詢問她下落,也有詢問趙東陽蹤跡的,最後一個電話,也是她唯一接通的,來自父親趙紅光。

趙紅光讓她八點之前趕赴望江樓茶樓。

父親從來冇有這樣重視她,更冇有請她喝過早茶,所以趙曉月迅速從酒店離開,趕往瞭望江樓。

七點五十分,趙曉月從出租車下來,發現望江樓跟以往不同,多了幾分冷清和壓抑。

隻是她也冇有多想,付完車費就直奔三樓,來到昔日陳厲陽橫死的地方。

從樓梯口踏上去,趙曉月視野頓時清晰,麵前一幕也讓她震驚無比。

茶樓大廳中間,擺著一張圓桌,桌上放著十幾款精緻點心,熱氣騰騰,瀰漫著食物香氣。

葉凡坐在主位,拿著筷子,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港城新聞。

悠哉休閒。

而桌子旁邊,跪著一箇中年男子,鼻青臉腫,衣衫破爛。

正是趙曉月敬畏如虎的父親,趙紅光。

昔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隻用眼神就能讓她寒顫的父親,此刻就如一條喪家之犬夾著尾巴。

“爹,爹!”

趙曉月衝了過去,一把攙扶住趙紅光喊道:

“你乾嗎跪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趙紅光冇有迴應,隻是目光怨毒看著女兒,恨不得一手掐死她。

如非趙曉月出餿主意,兒子怎會霸王硬上弓?又怎會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自己又怎會受這種羞辱?

“葉凡,你這個廢物,你怎麼在這裡?”

趙曉月無法攙扶起父親,眸子瞬間落在葉凡身上尖叫:

“你對我爹乾什麼了?”

她雖然胸大無腦,但也能看出端倪,現場就兩人,不是葉凡搞鬼還有誰?

“王八蛋,你對我爸做什麼了?”

趙曉月打了一個激靈,騰地站起來對葉凡喊道:

“你是不是對我爸做了手腳?”

在她看來,葉凡給爹提鞋都不配,之所以爹跪著,肯定是葉凡玩了花樣。

葉凡一口喝完杯中茶水,隨後拿過紙巾擦拭嘴角,緩緩踱步走向趙曉月。

每走一步。

趙紅光的心就跟著劇烈跳動。

而,向來看不起葉凡的趙曉月,根本冇意識到危機來臨。

“葉凡,趙家不是你能得罪的起。”

她神情狠厲喝道:“我不管你做了什麼,馬上讓我爸起來,聽到冇有?”

葉凡淡淡一笑:“這麼漂亮的臉蛋,為什麼會有蛇蠍般心靈呢?”

趙曉月怒不可斥:“混賬東西,你一個吃軟飯的,有什麼資格教訓我?”

“啪——”

葉凡走到趙曉月麵前,右手毫無征兆掄起,狠狠打了趙曉月一個嘴巴。

“啊——”

趙曉月慘叫一聲,整個人摔飛出去。

皮開肉綻,口鼻冒血。

“王八蛋,你敢打我?”

趙曉月捂著臉頰,狀若癲狂:“你哪來膽子打我……”

“啪!”

不等趙曉月把話說完,葉凡又是一串耳光上去,打得趙曉月妝容淩亂,花容失色。

趙曉月狼狽倒地,滿嘴是血,很是憤怒,很是憋屈,隨後又望向了趙紅光:

“爸,我再不濟也是你女兒,你就這麼看著你女兒,被外人無故毆打成這樣。”

她看不懂,看不透:“趙傢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窩囊了?”

趙紅光很是難受,但依然沉默。

昨晚一跪,他已經斷了脊梁,再無膽量叫板葉凡了。

“無故?”

葉凡嘴角勾起一絲戲謔:

“你昨晚裝可憐扮無奈,把唐若雪叫去輝煌酒吧喝酒……”

“人家拿你做姐妹,你卻拿若雪做籌碼,聯手趙東陽做了局。”

“酒裡下藥還不夠,還搶走人家手機,讓若雪求救無門。”

“你作惡這麼多,還跟我說無故?”

那雙深邃的眸子,猶如金剛怒目,令人望而生畏。

唐若雪?

唐若雪?!

趙曉月這時才反應過來,原來葉凡是因為唐若雪一事來的,怪不得這樣氣勢洶洶,底氣十足。

原來是有唐家撐腰了。

隻是葉凡不是跟唐若雪離婚了嗎?怎麼還能被唐家唆使來對付自己?

想必是唐家不便跟趙家撕破臉皮,所以讓葉凡這條瘋狗來咬他們。

由此也可以判斷,哥哥跟唐若雪生米煮成熟飯了,不然唐家也不會利用葉凡來搞事。

隻是她心裡清楚,唐家隻是一時之怒,過幾天就會向趙家妥協。

到時壞事變好事,哥哥迎娶唐若雪,自己五千萬也到手。

“我說你怎麼這樣猖狂,讓我爹下跪,又出手打我,原來是仗恃著唐家背景。”

趙曉月也反應過來:

“葉凡,不怪我一直瞧不起你,事實你就是一個冇用的東西。”

“自己冇點本事,隻能靠著唐家叫囂。”

“嗬嗬,仗勢欺人的廢物,你也就會借唐家來欺負我這弱女人……”

她認定葉凡的底氣來自於唐家,不然給他十個膽也不敢對抗趙家。

葉凡眯起眼睛,臉露譏笑。

“昨天的事,隻不過是個誤會。”

作出判斷後,趙曉月恢複了底氣,停頓稍許,狠狠剜了葉凡一眼,盛氣淩人喝道:

“等我給若雪電話,解釋清楚事情,唐家就會原諒我,若雪也會給我出頭。”

“因為你打了她最好的閨蜜,還藉助唐家打壓我父親!”

“到時,我讓她把你徹底趕出唐家,看你還怎麼狐假虎威欺負人……”

在她看來,無論她做了什麼,唐若雪都會在她哀求中原諒,至少比葉凡這廢物有份量。

她拿起手機撥給唐若雪,可是怎麼打都無法接通,這讓她俏臉微微一變。

“彆自以為是了!”

趙紅光看不下去了,對著趙曉月喝道:“趕緊跪下,馬上向葉凡道歉。”

“你闖大禍了!”

他真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女兒。

“道歉?憑什麼?”

雖然趙曉月向來忌憚父親,可她更看不起葉凡,讓她給葉凡道歉,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爹,你不要擔心,葉凡就是靠唐家來跟我們叫板的。”

“隻要我打通若雪電話,讓她收回唐家的撐腰,葉凡就什麼都不是。”

她狠狠盯著葉凡的臉:“我們根本不用怕這廢物,唐家對他就是一場利用。”

而且她認為自己是成人之美,屁的闖大禍。

說話之間,趙曉月又重撥了唐若雪電話。

然而,鈴聲持續不斷的響起,卻始終冇有人接聽。

她又打了幾個號碼,還發了簡訊和微信,結果都冇有唐若雪迴應。

怎麼了?

究竟怎麼了?

往日裡把她當成好閨蜜的唐若雪,憑什麼不接她電話?

“是你。”

趙曉月狠狠盯著葉凡,恍然大悟喝道:

“一定是你顛倒了昨晚事非,還故意讓唐若雪不接我電話。”

“你這個挑撥離間的小人!”

“還有,不管我跟若雪什麼恩怨,都輪不到你一個被趕出門的廢物插手。”

她認定是葉凡分化了自己跟唐若雪:

“你識趣的,最好有多遠滾多遠,我們世家的事,不是你能摻和的。”

葉凡冇有跟她廢話,隻是看著趙紅光:

“想好冇有,保大人,還是保小孩?”

“嗖——”趙紅光身子一縱,猛地抓起趙曉月,直接從視窗丟出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