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劍,劈開了黑夜,光亮了天台,讓整個度假村瞬如白晝。

森冷的劍氣,嗖一聲從天台綻放過去。

木門頃刻安靜了,吹拂的陰風也停止了。

就連那怪笑和腳步聲,也都消失了。

包淺韻她們腦海中的紅衣新娘和九世惡人等陰魂。

此刻不僅冇有半點抵抗氣息,還一個個爭先恐後逃竄。

它們尖叫著,恐慌著,畏懼著,不惜代價沉向地底下。

但最終誰都冇有避過這一劍。

耀眼的劍光中,一個個碎成一縷縷黑煙,在呼嘯海風中消失無影。

這還冇有結束,璀璨的劍光還冇入了度假村十八處建築。

下一秒,整個地麵微微一顫。

顫動從東到西,從上到下,宛如煮開的滾水一樣。

但度假村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接著,一切陰風停止,整個度假村的邪祟,滌盪一清!

刺不透黑暗的燈光也重新照亮著大路。

路還是那條路,門還是那扇門,但誰都能感受到,度假村正常了。

包淺韻她們發現,吹來的海風,前所未有清新。

壓抑心頭的煩悶,也都一掃而空。

她們下意識扭頭望向持劍鐘馗,發現紙紮人依然站在原處。

冇有半點異樣,冇有半點挪動,也冇有半點表情。

一切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

隻是她們發現,原本白紙紮的斬鬼劍,鋒刃隱隱有一絲紅豔。

看起來像是殺伐過後殘留的鮮血。

“這不科學……”

包淺韻紅唇微微一抖,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其餘秘書也都抱在一起,死死抿著嘴唇不敢再出聲。

她們望向葉凡的目光,充滿了敬畏之後的崇拜……

“周律師,這鐘馗,就放在鐘樓,供起來。”

葉凡丟掉手裡的硃砂筆,揹負雙手對周律師說:

“冇有我指令,誰都不能把它移走。”

鐘馗的剛纔一劍,已經斬殺無數陰魂,度假村的藏汙納垢基本一清。

就算還有餘孽,也不敢再出來造次。

隻要這鐘馗放在這裡,度假村就能永遠平安。

至於包淺韻一夥人的生死,葉凡看都懶得看一眼。

“葉少放心,我馬上封了天台,把鐘天師供起來,不讓任何人損壞。”

周律師忙畢恭畢敬出聲:“以後這鐘樓,就改成鐘天師座台。”

此刻的他,也把葉凡當成神明一樣崇敬。

“很好,辛苦你了。”

葉凡對著南宮幽幽大手一揮:“幽幽,回家吃雞腿。”

南宮幽幽歡呼一聲,屁顛屁顛跟著葉凡下樓。

一個小時後,葉凡帶著南宮幽幽回到騰龍彆墅。

葉凡幾乎是剛剛出現在大廳,宋紅顏就笑容嫣然迎接了上來。

“老公,回來了?”

“回來的正好,剛給你們熱了飯菜,趕緊去飯廳趁熱吃。”

她動作利索接過葉凡手裡的外套,還給葉凡找了一雙拖鞋。

葉凡笑著一撫女人的臉笑道:“謝謝娘子,我正餓著呢。”

“今天折騰了一天,可是累死我了。”

葉凡可憐兮兮地對著女人張開了懷抱:“抱一抱。”

宋紅顏白了他一眼:“怎麼跟小孩子一樣?”

葉凡眨著眼睛開口:“我在外打拚如此辛苦,娘子怎麼也該安撫安撫啊。”

“屁啊。”

換了鞋子的南宮幽幽白眼一翻,毫不客氣揭穿葉凡:

“十八釵是我拔掉的,廣告牌是我砸的,鐘馗是我紮的。”

“明明就是我乾了一天活,怎麼就變成你折騰一天了?”

“你從頭到尾就揹負著雙手指點江山。”

“紮個紙人都不肯下場,扯出什麼要替老婆愛護雙手的幌子。”

“倒是我,一雙手,紮紙人紮得蒼老了十幾年。”

“紅顏姐姐,你可要替我作主啊,我纔是那個又要做保鏢又要紮鐘馗的可憐人……”

南宮幽幽楚楚可憐撲入宋紅顏懷裡,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給宋紅顏審視。

“是嗎?他這樣欺負我家幽幽啊。”

宋紅顏忙抱住南宮幽幽:“我把他飯菜分給幽幽一半。”

南宮幽幽連連點頭:“好啊,好啊。”

說完之後,她就一溜煙跑了,去飯廳洗手吃飯了。

葉凡無奈搖搖頭:“這丫頭片子。”

宋紅顏笑了笑:“彆跟她計較了,快去吃飯,不然全被幽幽吃完了。”

葉凡一把抱住女人,隨後低頭對她一吻:“那我就吃你了。”

也不知是訂婚後關係明確,還是情感使然,葉凡感覺現在怎麼愛這女人都不夠。

他恨不得時刻把女人抱在懷裡,卿卿我我永不分開。

“嗯,嗯,彆亂來,這是大廳,被爹媽看見,丟死人了……”

宋紅顏象征性反抗了幾下,隨後也沉入了葉凡的熱吻中。

幾乎同一時刻,樓上幾間虛掩的房門突然關閉,幾扇門窗也嗖一聲拉上窗簾。

一閃而逝的動作中,隱約可見宋萬三、葉天東他們意味深長的笑容。

差不多三分鐘,葉凡和宋紅顏才分開。

宋紅顏心虛掃視樓上一眼,冇有發現爺爺他們圍觀,臉上尷尬稍微少了一點。

隻是聰慧的她很快發現門窗緊閉,心裡馬上推測出發生什麼事了。

“被爺爺他們看到了。”

她輕輕掐了葉凡一把嗔怨:“我明天怎麼見他們?”

宋紅顏還生出一絲難為情,自己怎麼也把持不住呢?

“哈哈哈,冇事,看到就看到了,反正我們是夫妻。”

葉凡一把摟住宋紅顏走向飯廳:“不用擔心什麼社死。”

宋紅顏哼哼唧唧又掐了葉凡一下……

“哐當,哐當——”

葉凡正要說話,卻突然發現飯廳傳來巨響。

南宮幽幽看到葉凡走來,馬上把碗筷一丟,一抹小嘴,連滾帶爬向自己臥室竄去。

期間撞翻了好幾個架子和椅子,但她卻依然不管不顧逃竄。

片刻之後,就聽到臥室房門砰一聲關閉,接著還哢嚓哢嚓上了好幾個鎖頭。

葉凡先是微微一愣,走到飯廳一看。

他很快吼出一聲:“南宮幽幽,給我出來。”

飯桌上,七菜一湯,已經被南宮幽幽一掃而空。

一隻烤乳鴿被啃得連頭都不剩。

倒是一條多寶魚還剩下一幅骨架。

“嗝,你自己說的,吃紅顏姐姐就行了。”

幽深的大廳中傳來南宮幽幽的解釋:

“我看你吃了三分鐘,吃的那麼開心,那麼心滿意足,感覺你應該吃飽了。”

“我擔心浪費糧食,就把桌上飯菜全吃完了,嗝……”

“砰——”

話一說完,南宮幽幽把窗戶也一把關上了。

葉凡差一點要拿錘子去敲門。

“好了,彆跟小丫頭鬨了,誰叫你油嘴滑舌?”

宋紅顏笑著拉住了葉凡手臂:“我給你煮一碗麪吧。”

葉凡隻好無奈一笑:“好吧……”

進廚房之前,宋紅顏想起一事:“你覺得,天涯度假村這些事情是誰搞出來的?”

葉凡作出一個猜測:“很可能是陶嘯天。”

“畢竟天堂島拍賣,包鎮海給爺爺站隊了。”

他話鋒一轉:

“不過無所謂了,不管是不是陶嘯天,那個玄術高手都要倒黴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