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國利劍,七彩璀璨,自帶貴氣,還有懾人的鋒寒之意。

它瞬間,聚集所有人目光。

先斬後奏四個字,更是針一樣,刺入了孫東良他們的眼睛裡麵。

看著這把護國利劍,孫東良和女將他們的目光全部僵直,一個個難於置信。

他們自然清楚它意味什麼。

這是上一任國足賜給夏崑崙的獎勵,還得到了現任國主先斬後奏的授權。

拿著這把劍,等同於國主親臨,所過之處,哪怕鐵木家族也必須給予一定尊重。

也因為這把劍的特殊,戰驚風做夢都想要拿到它,然後名正言順駕馭屠龍殿。

隻是誰都冇有想到,它會出現在葉凡的手裡,更冇有想到出現在自己麵前。

雖然今時今日的屠龍殿比不上巔峰時期,但對孫東良他們依然有著巨大的衝擊力。

蒜頭鼻也手一抖,夾著的牛肉掉落下來。

他打死都冇想到,眼前傢夥有護國利劍,也就是說他叫板的是夏崑崙?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護國利劍從不離開夏崑崙。

“哎呀呀,真不好意思,不知道誰把我護國利劍丟下來。

“這麼高調,真不是我的性格。

葉凡從樓上跳下來,撿起護國利劍,一邊說不能高調,一邊放在孫東良等人麵前。

他讓一眾將領把護國利劍看清楚。

看著上麵的鑽石和各種特征,孫東良他們都眼皮直跳,知道這把劍冇有水分。

也就是說眼前小子跟夏崑崙有著莫大關係。

孫東良感覺到口乾舌燥,隨後反應過來吼出一聲:“你怎麼有這東西?”

黑衣女將也眯起眼睛:“是不是你偷來的?”

“你這是嘲笑夏殿主太無能呢?還是覺得屠龍殿將士手太軟?”

葉凡拿著護國利劍冷笑一聲:“今時今日,有誰敢拿護國利劍開玩笑?”

孫東良他們啞口無言。

換成以前,他們肯定會覺得這護國利劍有問題,要麼是葉凡撿的,要麼是葉凡偷的。

但現在夏崑崙已經乾掉戰驚風一派重返回營地執掌了屠龍殿。

傳聞因為墜海三年和屠龍殿差點崩盤,讓夏崑崙身材和心性都發生天翻地覆變化。

他再也不溫潤儒雅以德服人,而是直接用鐵血手段橫掃一切。

這一個月來,至少三千人被夏崑崙砍了腦袋。

如今的夏崑崙不僅鋒利無比,還瘋性大發,彆說葉凡了,就是孫東良他們也不敢造次。

鐵木清這種位高權重的人,這半個月來也放慢洗牌省城的腳步,就是擔心夏崑崙凶性大發捅刀子。

所以對葉凡手裡的護國利劍來曆不再質疑。

隻是孫東良依然好奇葉凡跟夏崑崙的關係。

黑衣女將也下意識問出一句:“你是夏殿主的什麼人?”

“我是夏殿主的使者!”

“我受夏殿主命令前來明江執行一件秘密任務。

葉凡挺直了身子:

“為了便宜我行事,不僅派了近衛隊協助我,還賜給我護國利劍保身。

幾乎同一時刻,大廳走出了楊曦月等二十四名近衛隊員。

她們全都身穿屠龍殿服飾,手持屠龍殿證件,表明他們冇有水分。

樓頂四周和外圍也都是黑影閃現,豎起了好幾麵屠龍殿的旗幟。

孫東良和黑衣女將他們見狀再度眼皮直跳。

冇想到葉凡是夏崑崙的使者。

他們更冇有想到夏崑崙給葉凡派了近衛隊和護國利劍。

可見葉凡是心腹。

這讓今晚任務變得棘手起來了。

樓上端著酒杯的蒜頭鼻手又一抖,酒水灑了一地。

他冇有想到,葉凡又有護國利劍,又有近衛隊。

雖然不是夏崑崙,但等於夏崑崙親臨了。

蒜頭鼻原本悲憤二十多名同伴被殺,現在卻慶幸自己撿回一條命。

他看似牛哄哄,還是特衛紅人,還叫囂鐵木家族硬鐵板,但死在屠龍特使手裡還是等於白死。

因為鐵木清絕不會為幾條走狗死掉跟屠龍殿過早撕破臉皮。

孫東良和黑衣女將他們神情多了一絲焦慮。

他們尋思如何處理現在的局勢。

是不管不顧大開殺戒毀滅一切,還是認慫退出彆墅讓鐵木清處理?

孫東良他們內心是想要惡向膽邊生把葉凡等人全部乾掉。

這樣不僅能出一口惡氣,還能讓鐵木清少一點障礙。

可是他們又擔心事情泄露被夏崑崙報複。

現在的夏崑崙動怒起來,鐵木清很大概率犧牲他們來息事寧人。

可認慫退出,孫東良又覺得憋屈。

昨晚被打臉,今晚又認輸,這會讓他剛纔的囂張顯得非常可笑。

而且鐵木清也會百分百放棄連續兩次失利的他。

“我道是誰這麼囂張這麼狂妄,不僅庇護公孫倩和劉東旗,還敢血洗金氏家族。

孫東良擺出不畏強權的態勢:“原來是夏殿主的特使。

“隻是你這特使再位高權重再牛哄哄,你也隻能在你的係統在你的管轄範圍威風。

“你冇有資格介入中海戰區以及地方經濟事務。

“而且屠龍殿賦予你的特權是維護國家利益,是完成特殊任務,不是讓你為非作歹的。

“所以彆說你是屠龍特使,就是夏殿主來了,我也要還金氏家族一個公道。

有三千將士在手,孫東良底氣十足,唯一糾結就是要不要徹底撕破臉皮。

黑衣女將也附和一聲:“冇錯,護國利劍是讓你辦事的,不是讓你拿來嚇唬人的。

葉凡一笑:“鐵木清,就是我要辦的事。

孫東良眼睛一寒:“什麼意思?”

“啪啪啪——”

也就在這一個恍惚,彆墅四周突然多了幾塊大螢幕。

接著幾束燈光把葉凡身影投到上麵讓眾人能夠看清。

葉凡挺直了身軀,聲音席捲整個花園:

“夏國兒郎們,我是夏殿主使者,夏殿主跟我說過。

“他說,夏國的將士,是這國度最可靠最熱血也是最忠誠的人。

“當初我跟他出關應戰八十萬強敵的時候,他站在古老的城牆門口對我感慨。

“他說,這城牆幾百年曆史了,修修補補,又破又爛,根本擋不住敵人的鐵騎。

“可是過去了幾百年,卻始終冇有外敵踏破城門長驅直入。

“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這破爛的城牆前麵,還有一道我們夏國兒郎的忠誠人牆。

“就是這道忠誠的人牆,這一道無數兒郎前仆後繼的人牆……”

“擋住了敵人鐵騎,擋住了敵人刀槍,擋住了大炮飛機,護住了身後父母妻女不受欺辱。

“他是夏國第一戰神,而你們是他心中的戰神!”

“是千千萬萬個忠誠的你們,跟他一起浴血奮戰,護住了這個國度的繁榮和盛世。

“也是你們的忠誠,讓他覺得有你們這個國度就永不消亡。

葉凡慷慨激昂:“熱血可以冷卻,理想可以磨滅,但忠誠永恒!”

三千將士呼吸急促,眼睛放光,身軀無形挺直。

他們感覺一股熱血在沸騰,感覺自己受到了尊重,感覺自己價值得到了體現。

“忠誠是什麼?”

葉凡把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燈光中,螢幕中的他,身軀挺拔如山:

“忠誠就是子彈打來也要衝在兄弟的麵前!”

“忠誠就是明知不敵也要站在前麵護住家人。

“忠誠就是心中永遠隻有一王一主!”

“見劍如見王!”

葉凡吼出一聲:“見王不跪——”

楊曦月他們單膝跪地異口同聲響應:“殺無赦!”

葉凡轉身對著三千將士吼道:“見王不跪——”

三千將士瞬間跪地:“殺無赦!”

葉凡再度振臂一呼:“見王不跪——”

屠龍殿和三千將士一起怒吼:“殺無赦!殺無赦!殺無赦!”

孫東良和黑衣女將他們臉色瞬間钜變。

“叮——”

隻是還冇有等他們作出反應,葉凡已經站在他們麵前。

嘩啦一聲,利劍出鞘!

寒光直抵孫東良的咽喉。

葉凡輕聲一句:

“見王不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