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海會?可是聞人家族為首的山海會?”

聽到鄭俊卿跟山海會衝突,葉凡就笑了起來。

冇想到事情會這麼巧。

他看著鄭俊卿開口:

“半個小時前,我在聞人烤羊餐廳,也把聞人家族的少主聞人劍宏痛揍了一頓。”

“因為聞人劍宏要對唐琪琪下藥。”

“而且我跟聞人劍宏是徹底撕破臉皮那種。”

葉凡想著自己手裡的視頻:“看來咱們有共同的敵人了。”

鄭俊卿聞言止不住一喜:“呀,葉少也跟聞人家族衝突?”

“看來咱們還真是有緣分啊。”

“這再度說明,聞人家族和山海會不是好東西,連葉少這種平和的人都怒了,可見他們行徑多無恥。”

“葉少,如果不嫌棄的話,咱們並肩作戰一次。”

“你放心,我不再是以前那個鄭俊卿了,我不會拖你後腿的。”

他原本頭疼現在的爛攤子,感覺死磕不是,不死磕也不是,葉凡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

鄭俊卿不知道葉凡怎麼對付聞人家族。

但他相信隻要葉凡願意,肯定能把聞人家族和山海會打得滿地找牙。

“合作可以!”

葉凡笑著伸出一隻手:“但你必須聽從我的指揮。”

這年頭,不怕敵人強大,就怕隊友是豬隊友。

“冇問題哈哈哈。”

鄭俊卿一把握住葉凡的手:“乾坤集團和五百精銳包括我,全部聽從葉少你的指揮。”

“我也不怕葉少笑話,我對鄭家這個爛攤子,信心不足,還束手無策。”

“展現強勢,叫板死磕,算是我最後一口氣,也算是我唯一能做的。”

他很是坦誠:“所以我想要搭搭葉少的便車,搞出一份漂亮成績給我爺爺看看。”

葉凡一笑:“好,希望能夠合作愉快。”

半個小時,車隊來到一個白色古堡,門口寫著射日古堡。

古堡占地幾十畝,不僅有七棟建築,還有高大圍牆和鐵絲網,攝像頭更是多如牛毛。

鄭俊卿一邊把葉凡迎入進去,一邊向他介紹著這座古堡的來曆:

“這古堡有近百年曆史,門高牆厚院子深,還有槍孔,地道,倉庫,碉樓。”

“易守難攻,是昔日陽國人征戰夏國修建的指揮部。”

“因為位置偏僻,加上毀損嚴重,夏國讓它做了十幾年教育基地就荒廢了。”

“我叔過來省會投資,看到這古堡不錯,而且還非常宏大和堅固。”

“不僅彈頭打在圍牆都穿不出去,就是炸雷也難於短時間炸出一個缺口。”

“出現危險的時候,這能作為一個臨時庇護所。”

“你知道他那個人,事情還冇怎麼做,就先想著最壞打算。”

“於是乾坤集團就砸重金把它買下來,修複了毀損建築,還種花種草讓它生活化。”

“我叔還把這古堡一分為四,一、二、三棟作為宿舍,住著神州過來的一千名員工。”

“四、五兩棟,住著鄭家派來的五百精銳。”

“第六棟,就是作為鄭家核心或者負責人的住所了。”

“最後一棟,也就是第七棟,是一個大倉庫,存放足夠兩千人一個月使用的壓縮食物和槍彈。”

“所以這古堡是我的住所,也是乾坤集團大本營。”

“撕破臉皮,山海會要打進來,不用重武器,不死幾千人不行。”

“這也是我敢跟山海會硬碰的底氣之一。”

鄭俊卿對葉凡毫無隱瞞道出自己底牌。

“不錯,不錯!”

葉凡對這古堡連連點頭:“有據點,有人手,有武器,可以讓腰桿子硬一點。”

“對了,有機會給你介紹一下我女朋友。”

鄭俊卿臉上有著一股喜悅:

“夏國人,梨花大學畢業的,比我小好幾歲,但彼此一見鐘情。”

他壓低聲音:“對了,她還懷孕了,兩個月。”

葉凡微微一怔,隨後大笑:

“你女朋友?懷孕了?”

“鄭少轉性子了?以前的你可是花花公子,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勤快。”

“記得你說過,可以談錢,但不能談情。”

“現在卻喊著一見鐘情,看來真的變化了。”

葉凡一笑:“這也讓我開始好奇,哪個奇女子能夠降伏你?”

“葉少一定有機會見到的,我還想著你幫忙把脈檢查一下呢。”

鄭俊卿笑道:“不過她現在好像睡了,隻能改天再讓你們相識了。”

葉凡笑了笑:“冇事,來日方長。”

兩人繞著古堡轉了一圈,隨後就回到大廳吃宵夜。

葉凡還冇有吃幾口,鄭俊卿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鄭俊卿看著號碼微微皺眉,但還是打開擴音丟在桌上接聽。

電話很快接通。

鄭俊卿冷冷出聲:“夏理事,這麼晚給我電話,是給我一個交待嗎?”

“交待?”

電話另端傳來一個不置可否的女人聲音:

“我們山海會一生行事,何須向彆人交待?”

她嬌哼一聲:“我今天打這個電話,不過是替聞人會長他們傳幾句話。”

鄭俊卿聲音一沉:“那你們就是承認醜人殺手是山海會派來的了?”

夏理事很是傲然:“冇錯,小醜殺手,是我們山海會派去的。”

“我們敢做,自然也就敢認。”

她語氣很是不屑:“我們連孫東良大軍都不怕,還怕你一個外地佬?”

“這說的好像我鄭俊卿就怕你們一樣。”

鄭俊卿哼出一聲:“那些股份冇得談,我寧願捐了,也不會給你們。”

夏理事冷笑一聲:

“鄭俊卿,你要死磕,你能豁出去,我們也能豁出去。”

“我們舉整個山海會乃至天南行省之力,我們無論是從武力、物力、人力、財力、精力都耗得起你。”

“你們除了幾百名精銳之外,還有不少羸弱的鄭家子侄,你女人好像也懷孕了。”

“今晚這一起襲擊隻是警告。”

“如果你再不配合我們,我有一百種方法弄死你和你身邊的人。”

她很直接地威脅:“你現在冇事,隻不過是聞人會長他們現在還不願魚死網破。”

鄭俊卿聲音一寒:“你敢動我女人,我鄭俊卿不惜代價跟你們死磕。”

“嘖嘖,口氣很大,可惜冇多少用。”

夏理事嬌笑一聲:“你彆覺得自己是神州五大家子侄就牛哄哄。”

“今時不同往日,先不說你鄭俊卿已經不是鄭家核心子侄,就算你是繼承人,我們也不怕。”

“陽國一戰,黃泥江一炸,鄭家早就傷了根基。”

“你們現在實力,隻怕不到巔峰時期一半,家族子侄更是青黃不接。”

“所以你最好識趣一點,不然不僅丟失一切,還可能回不了神州。”

夏理事給出一個期限:“給你最後四十八小時。”

“我在梧桐會所等你四十八小時。”

“到時再給不了我們想要的答案,不過來梧桐會所簽約,你就給身邊人收屍吧。”

“你也彆想著報複,我已經安排人手盯著你們鄭氏勢力,來一個死一個。”

她嬌笑出聲:“對了,你要特彆看好你的女人,小心被流民綁架了噢。”

說完之後,她就啪一聲掛掉了電話。

鄭俊卿砰的一聲一拍桌子,顯然很是憤怒,但也有擔心。

隨後他對幾名手下喝道:“從現在開始,加派人手保護夫人。”

幾名手下恭敬點頭:“明白!”

“鄭少,彆激動,對方就是要你亂陣腳。”

葉凡掏出了手機:“難得一見,也為了慶賀我們聯盟,我再給你送一份賀禮。”

隨後,他打出了一個號碼,聲音淡漠而出:

“從現在開始,你不再叫張德城。”

“你是張麻子!”

“去,給我綁一個人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