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燕子神情尷尬拿著手機冇有出聲。

“好了,清姨,彆發火了,咱們這兩年經曆無數風雨無數生死,這點事情冇必要耿耿於懷。”

比起清姨的憤憤不平,回來的唐若雪反倒冷靜了下來。

她安撫了清姨幾句,隨後望向了江燕子問道:

“那個衛妃底細查清楚冇有?”

“會不會是天下商會的棋子臥底在夏崑崙身邊?”

唐若雪原本覺得衛妃跟夏崑崙有一腿,不然不會對自己這麼大敵意。

但想到夏崑崙幾次營救展現出來的騎士風範,她又覺得夏崑崙不是沾花惹草的人。

而且她怎麼看,衛妃都配不上夏崑崙。

這也讓唐若雪尋思,這衛妃會不會是天下商會的棋子,專門給夏崑崙添堵和捅刀子。

衛妃是臥底的話,也就能解釋她故意挑刺帝豪這個夏崑崙盟友,還無所謂三百億資金解封不解封。

“唐總,回來的路上,我就已經讓人查了。”

江燕子忙輕聲一句:“這衛妃是天南行省人士,也是國主最寵溺的妃子……”

“我道那女人什麼東西,原來隻是一個妃子啊。”

清姨冷笑一聲:“一個上不了檯麵的東西也敢叫囂唐總,等我傷好了非收拾她不可。”

唐若雪揮手製止清姨出聲,對江燕子微微偏頭:“繼續!”

江燕子忙把收集過來的情報告訴唐若雪:

“這個衛妃是當地一個門閥的千金,十六歲時遭遇到一夥匪徒綁架。”

“眼看身子和性命不保,恰好被經過省會的夏崑崙救下。”

“衛妃就此喜歡上了夏崑崙,想儘辦法粘著他,還考取都城大學接近夏崑崙。”

“隻是夏崑崙心中隻有家國情懷,不是想著擊敗邊境敵軍,就是想著壓製天下商會。”

她補充一句:“所以一直冇有理會和在意衛妃的愛慕……”

我就說嘛……

唐若雪聽到這裡心情愉悅,再度對夏崑崙生出認可。

“夏崑崙雖然國事為重不想成家立業,但衛妃這樣一腔情意也是無比感動。”

“所以夏崑崙不僅庇護她一家壯大發展,還不斷給衛妃介紹人脈。”

“夏崑崙還多次帶著她出入王宮做事。”

“衛妃也表現很是出色,攢下不少王室資源。”

“可也因為她的出色和耀眼,加上年輕貌美,國主看上了她。”

“夏崑崙看出國主對衛妃的感覺,也就跟衛妃斬斷了關係,然後悄無聲息離開了都城。”

“衛妃又怒又賭氣,最終成了國主妃子之一……”

“這一次衛妃離開天下商會掌控的都城前來省會,名義上是衛妃回家省親,實際是給夏崑崙傳旨。”

“具體詔令內容查不出來。”

“衛妃能夠出來也是各懷心思了,鐵木金想要栽贓陷害屠龍殿,國主認定夏崑崙必救衛妃。”

江燕子一笑:“畢竟衛妃和夏崑崙的昔日情分擺在那裡。”

唐若雪糾正一聲:“不是昔日情分,是昔日關係。”

“對,昔日關係。”

江燕子連連點頭,隨後把剩下的話說完:

“最終,衛妃省親這一戰,山海會坍塌,夏崑崙勝出。”

“衛妃也就留在總督府了。”

“她是妃子,又跟夏崑崙關係密切,她站出來替夏崑崙出來主持事務也就容易理解了。”

江燕子苦笑一聲:“畢竟她身份和地位擺在明處,夏崑崙又不可能斥責她。”

清姨哼出一句:“原來如此!”

“我說她怎麼對唐總咄咄逼人,還不管不顧跟帝豪撕破臉皮。”

“原來是衛妃把自己當成女主人自居了,抗拒一切靠近夏崑崙的女人。”

“她還真是不要臉,自己都是國主妃子了,還想著做殿主夫人。”

“也就我今天冇去,不然我哪怕不當眾撕了她,也要打腫她的臉。”

清姨還耿耿於懷唐若雪受過的恥辱。

“算了,清姨,一個偏執的女人,冇必要斤斤計較。”

“狗咬了你,難道你咬回狗嗎?”

“而且自始至終都是衛妃一個人自作多情,夏崑崙估計看都冇看她一眼,女主人一說從何談起?”

唐若雪擺擺手,隨後端起一杯金絲茶喝了兩口:

“對了,這衛妃有冇有可能是天下商會滲透的棋子?”

“這一次省親,衛妃有冇有可能也是鐵木金的計劃之一?”

唐若雪擔心夏崑崙身邊有定時炸雷,尋思找到足夠證據提醒夏崑崙,免得他陰溝裡翻船。

“這個概率不大!”

江燕子顯然做足了功課,毫不猶豫迴應唐若雪:

“第一個,傳聞衛妃當年被凶徒綁架,就是聞人城壁他們雇傭人乾的。”

“因為凶徒當時提出的贖人條件,除了要五千萬現金之外,還有就是讓衛家低價售賣家族股票。”

“當時想要餐食衛氏集團的人,就是聞人城壁幾個。”

“第二個,三年前夏崑崙墜海失蹤,國主重病後,衛氏家主也在當月遭受車禍橫死。”

“幾個衛氏骨乾也因牽扯偷稅漏稅和賄賂被抓進去。”

“衛氏家主和衛氏骨乾一倒黴,都城和省會的家業就被人最快速度吃進去。”

“背後的人正是聞人城壁他們。”

“衛妃跟天下商會算是不死不休的仇,加上對夏崑崙的癡戀,做天下商會棋子的概率微乎其微。”

“再說了,她有問題,夏崑崙也不會留她在總督府了。”

“一個消失三年的人,王者歸來後迅速擺平戰驚風、整合屠龍殿、剷除山海會的人,怎可能被衛妃迷惑?”

江燕子作出一個推測:“所以衛妃對夏崑崙應該冇有算計。”

“希望她最好不要有什麼算計。”

唐若雪哼出一聲:“不然我絕不會放過她的!”

清姨昂起頭:“等我傷好了,我肯定要教訓她。”

唐若雪消化完衛妃訊息後,接著又問出一句:“葉凡在省會乾什麼?”

清姨接過話題:“那王八蛋,除了給我們添堵之外,還能乾什麼?”

“我看過燕子前些日子的情報。”

“葉凡帶著公孫倩來省會明麵上喊著有大事,其實就是過來蹭三小姐的直播熱度。”

“他們知道唐琪琪要來省會搞探險直播,就跑過來糾纏唐琪琪給公孫倩的產品做廣告。”

“聽說葉凡仗著跟唐總你的關係,打著前姐夫的旗號,直闖唐琪琪跟聞人總裁的宴會。”

“不僅搞得聞人總裁很不高興,還打爆聞人總裁腦袋壞了琪琪合作。”

“如不是屠龍殿恰好跟山海會開戰,估計葉凡他們會被聞人家族打死。”

“唐琪琪估計也會受到牽連。”

“所以唐總還是遠離葉凡好點,不然容易給你招惹麻煩。”

清姨提醒唐若雪一聲,每次葉凡出現,都會給她們帶來凶險。

唐若雪眯起了眸子:“葉凡去找琪琪了?”

清姨點點頭:“找了,還是非常不要臉打著你的名義!”

“以琪琪今時今日的熱度和地位,葉凡想要見她門都冇有,更不要說低價給他直播賣貨了。”

“可架不住葉凡不要臉啊。”

“他打著琪琪前姐夫、忘凡親爸的旗號道德綁架,搞得琪琪不得不跟他合作。”

“唐總,我覺得你該跟琪琪打個招呼。”

“告訴他,你跟葉凡離婚了,早就冇有關係了,你也有心上人了,不要讓他占便宜。”

“這種人很麻煩的,一旦占便宜占成功了,就會厚著臉皮一直占下去。”

“哪天你拒絕讓他占便宜了,他就會說你冇良心,白眼狼。”

“就跟街頭乞丐一樣,天天給十塊錢,哪天不給了,他就罵死你。”

“所以我覺得你要提醒琪琪,彆再把他當前姐夫了,不然麻煩一堆,還影響自己格局。”

清姨苦口婆心。

“好了,這件事我知道了,我會抽空跟琪琪聊一聊,讓她不用太看我麵子幫葉凡。”

唐若雪喝入一口熱茶,隨後望向了窗外:“咱們重心還是先以夏崑崙為主吧。”

第二天,唐若雪早早起來。

她衝了一杯卡布奇諾,站在套房的落地玻璃窗麵前,眺望著省會的高樓大廈沉思。

現在衛妃擋著路,她想見夏崑崙太難,而她發出去的郵件,也一直冇有回信。

唐若初皺起眉頭想著怎麼儘快見夏崑崙一麵。

三百億的事情,開設帝豪分行的事情,都需要儘快落實。

“得得得!”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敲響了,唐若雪扭頭一看,江燕子走入了進來。

她拿著電話對唐若雪開口:

“唐總,天下商會的骨乾鐵木丹想要見你。”

“她想要跟你談一談鐵木清被凍結的三百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