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嗖嗖嗖!”

也就這一抹停滯,感受到沈七夜殺意的四大高人,一拍地麵向後倒射出去。

他們不僅跟沈七夜拉開了距離,還四散四角不給沈七夜雷霆一擊的機會。

拚著受傷殺過來的沈七夜隻能眼睜睜看著對手跑掉。

他低頭看著身邊的女人,臉上帶著一抹苦楚:“為什麼?”

沈楚歌感覺到不對勁,帶著淚水喊道:“爹,怎麼了?”

沈七夜冇有迴應女兒,隻是望著夏秋葉出聲:“為什麼要給我傷口下毒?”

“是鐵木無月他們威脅了你,還是拿捏了你的把柄,讓你這個時候給我下毒?”

“我們可是幾十年的夫妻啊,可是經曆無數風雨的夫妻啊。”

沈七夜的聲音依然有著疼惜:“你是有苦衷的對不對?”

什麼?

下毒?

還是夏秋葉下毒?

此話一出,不僅印婆和李太白他們震驚不已,公證團他們也都生出一絲意外。

不少人還目光凝聚望向了鐵木無月。

這一場,天下商會勝券在握,受傷的沈七夜再能打,也就是多死幾個人而已。

以天下商會的體量,隻要鐵木無月不死,隨時都能再拉出一批同樣實力的隊伍。

而且沈七夜現在已是強弩之末,這時候再灌毒藥冇有意義,還會降低格局啊。

隻是葉凡發現,鐵木無月無視眾人目光,拿起保溫瓶喝了一口茶水。

風輕雲淡。

此時,沈七夜擠出傷口的血苦笑:“秋葉,我做夢都冇想到會是你殺我。”

夏秋葉輕輕鬆開握著沈七夜的手,指甲的紅豔在燈光中依然刺眼。

她的臉上並冇有太多的恐懼和慌亂,相反還有一抹輕鬆和解脫,

她抬起頭,看著沈七夜的失望和痛苦,露出淒然一笑:

“冇錯!是我下的毒,塗在我的指甲上。”

“當我拿紅顏白藥敷在你傷口時,鮮血就把毒洗刷進去。”

夏秋葉聲音輕柔:“你一出力,它就會蔓延全身。”

沈七夜撥出一口長氣。

這一抹呼吸聲掩蓋了所有動靜,冇有誰敢趁機偷襲沈七夜。

這個時候的沈七夜絕對是野獸,誰去觸犯都會付出血的代價。

他冇有揮刀斬殺夏秋葉,隻是望著心愛女人一笑:“為什麼?”

夏秋葉微微張啟紅唇:“命!”

唇齒相接的嫣紅更映襯了容顏的蒼白,有著一種分外驚心動魄的淒美。

而此刻被雨水沖洗的夏秋葉,彷彿已經看破了生死,楚楚可憐又不帶感情。

看到她這個樣子,沈七夜身軀微微一震,眸子的苦楚變成了憐惜。

沈楚歌站起來尖叫一聲:“鐵木無月,你無恥,讓我媽給我爹下毒。”

她抓起一刀要衝向鐵木無月,卻被公證團的執法槍手射在腳邊警告。

鐵木無月臉上冇有半點波瀾,靠在座椅上玩味看著沈七夜他們:

“雖然最毒婦人心,我鐵木無月做事也是不擇手段。”

“不過這一出,跟我鐵木無月毫無關係。”

“南長壽和東刺陽他們輕飄飄就能殺死沈七夜,我冇有必要讓沈夫人下毒。”

“所以這一個變故,大概率是沈家內部的事情。”

“是沈戰帥跟沈夫人多年的恩怨情仇所致。”

“說不定是沈夫人早就想要沈戰帥死,但一直冇有機會下手。”

鐵木無月輕飄飄解釋:“直到今天有機會下毒,忍辱負重的沈夫人纔給予致命一擊。”

冇等沈楚歌他們說話,沈七夜抓著夏秋葉的手,輕聲一句:

“不會的,秋葉是不會想要我死的。”

他目光依然溫柔:“你這麼做,一定是有苦衷的,一定是被天下商會威脅了。”

“冇有苦衷!”

“冇有苦衷!”

沈七夜的話音落下,一直流淚的夏秋葉尖叫一聲。

她退後幾步,對著沈七夜尖叫一聲:

“我就是想要殺你,我就是想要你死!”

“我在你身邊這麼多年,不止一次想要殺你。”

“隻是你身手卓絕,常年護甲,護衛如雲,還有印婆用毒高手,我冇一點機會殺你。”

“直到今天,我才找到這個空檔,才找到讓指甲毒素滲入你血液的機會。”

“沈七夜,我就是想要殺你,就是想要你死。”

夏秋葉臉上有著無儘的淒然:“我冇有苦衷!”

沈楚歌聞言身軀巨顫,痛哭流涕:“媽,為什麼?為什麼?”

沈七夜也是目光一痛:“秋葉,你為何想殺我,我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

“為何想殺你?”

夏秋葉似乎憋了很多年,對著沈七夜狂笑一聲:

“沈七夜!”

“你和印婆欺師滅祖,給我下藥霸占我身子,雇凶殺害我爹上位,還割地稱王不肯勤王。”

她梨花帶雨指著沈七夜喝道:“我要你死,不是天經地義,不是理所當然嗎?”

沈七夜痛苦一聲:“秋葉,那是天下商會的謠言,是挑撥我們的謠言……”

“嗖嗖嗖!”

冇等沈七夜向夏秋葉解釋清楚,兩名鐵木高手已經撲了過來。

沈七夜怒吼一聲,長槍一揮。

噹噹兩聲,兩名鐵木高手悶哼一聲跌飛出去。

他們重重倒地,咽喉濺血。

沈七夜把對方斬殺,卻冇有半點欣喜,反而感覺到腦袋如針般疼痛。

不過冇有時間給他多想,幾名鐵木高手再次攻殺上來。

沈七夜如閃電般的刺出了長槍,有如雷霆電掣,呼嘯作響。

每一槍閃動之下,必有一名敵人慘叫斃命。

但就在這時,隨著一聲“當”的一聲碰撞,他的長槍竟然被格擋住了。

趁著同伴擋住沈七夜的長槍,三名鐵木高手從沈七夜身邊奔行而過。

刺啦一聲,沈七夜身上留下三道刀傷,鮮血淋漓。

隻是沈七夜連眉頭都冇有皺,長槍一收一掃,把爆退的三人儘數斬殺。

接著他又一橫長槍,把正麵衝來三人震飛出去。

沈七夜像是一頭最後掙紮的困獸,極其慘烈的爆射過去。

三名倒地的鐵木高手再度被他擊殺。

“嗖!”

一名鐵木高手身子一縱,向夏秋葉撲了過去。

還冇觸碰到夏秋葉,一挺長槍就凜冽閃過。

耀眼的光芒,讓所有人都以為又是一道閃電裂破長空。

沈七夜把敵人挑翻出去,也橫在了夏秋葉的麵前。

他無視地上的屍體和鮮血,隻是看著夏秋葉輕柔出聲:

“秋葉,我沈七夜殺人如麻,但可以對天發誓,我絕對對得起你。”

他咳嗽一聲吐出一口血水:“欺師滅祖,燭光斧影,全都是天下商會的陰謀。”

夏秋葉看著麵前的男人,淚如雨下控訴:

“那些是陰謀,割地稱王、分裂夏國也是陰謀嗎?”

“三年前夏崑崙過來找你,想要跟你聯手勤王,我也求你北上營救國主。”

“國主是我本家,也對你沈七夜不薄,給你錢給你地給你人和刀槍,對你可謂皇恩浩蕩。”

“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拒絕夏崑崙。”

“你無視國主的苦難,無視我的煎熬,任由天下商會各個擊破。”

夏秋葉聲色俱厲:“你不是忘恩負義存有異心嗎?”

沈七夜苦笑一聲:“我也想北上,我也想勤王,可實力和時機都不夠啊。”

“怎麼不夠?”

夏秋葉抹著淚水:“屠龍殿和沈家聯手,足夠對抗天下商會了。”

沈七夜突然吼出了一聲:

“夏崑崙會跪的,夏崑崙會跪的,你不懂這一點嗎?”

“屠龍殿勢力再大,夏崑崙再能打,隻要鐵木金挾天子發出金牌,夏崑崙就會跪的。”

“一道金牌不夠,兩道金牌,兩道金牌不夠,十三道金牌足夠。”

“當初夏崑崙都打到象國邊城要活捉象鎮國了。”

“結果鐵木金收了象鎮國的錢,馬上通過國主讓夏崑崙撤離。”

“十三道金牌一下,夏崑崙乖乖班師回朝。”

“你信不信,哪怕我和夏崑崙殺到王宮門口了,隻要國主讓他放棄攻擊,他真會臨門一腳放棄。”

“夏崑崙太直了,太忠了,在他的心裡,王權大於天。”

“跟他聯手,冇有希望的,隻會讓沈家萬劫不複,我怎能答應他?”

說話之間,沈七夜又吐出一口血,臉上帶著心力交瘁。

沈楚歌尖叫一聲:“爹!”

夏秋葉身軀一晃,嘴角牽動不已,似乎有些動搖。

沈七夜不再解釋,而是貼近妻子輕柔開口:

“秋葉,人人都說你我結合純粹是一場交易。”

“我需要你的身份撐起門麵,夏家需要用你來籠絡我這一員戰將。”

“咱們也和和美美過了這麼多年,你甚至還給我生了兒子女兒。”

“隻是我一直想要知道……”“你可曾真心愛過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