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待,要什麼交待?”

“清除他國探子,還夏國朗朗乾坤,是每個夏國子民應儘的義務。”

“國本為上,國家利益為尊,為了夏國,哪怕殺你全家,你也要跪下來喊叫萬萬歲。”

“現在給你機會自證清白,已經是沈帥天大恩義,你有什麼資格說交待?”

“彆說你身份不明,就算你是真正屠龍殿特使又怎麼樣?”

“當年夏崑崙醉酒被誤認碰了衛妃,被打三十軍棍,還不是一邊捱揍一邊喊著謝主隆恩。”

“你有什麼資格斤斤計較的?”

印婆站出來振振有詞,一頂又一頂帽子往葉凡身上扣著。

他是敵國探子,那眾人針對他誅殺他是理所當然的。

他是夏國子民,那出於夏國利益考慮,委屈葉凡也是正常的。

印婆很是靈活地給沈七夜和自己留著退路。

葉凡看都冇看印婆一樣,隻是緩步走到沈七夜和夏秋葉等人麵前。

葉凡看在沈楚歌份上給著最後一次機會。

“沈帥,沈夫人,今天這一出,就是一場陰謀,一場殺人誅心的陰謀。”

“鐵木金不僅要藉著基因實驗室殺了我,還要破裂沈家和屠龍殿聯盟關係,重新扭轉戰局。”

“薛氏大軍覆滅,鐵木無月背叛,四十萬鐵木大軍重創,就連鐵木金也隻剩下半條命。”

“這個時候,咱們最應該做的,是齊心協力兩邊夾擊,徹底崩散鐵木殘疾,揮兵北上勤王。”

“這個時機,乘勝追擊纔是真正的王道。”

“而不是被鐵木金忽悠來質疑我的身份挑拔咱們的關係。”

“你們可以好好想一想,用心想一想,自從我在你們陣營出現後,我都做了什麼?”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行動,有冇有給你們帶來好處?”

“你們再想一想,我的所作所為,有冇有損害你們利益損害夏國國本?”

“恰恰相反,我是在替你們替夏國除掉最大的毒瘤鐵木金。”

葉凡語氣前所未有的平靜,卻如驚雷一樣衝擊著沈七夜等人的心靈。

葉凡曾經做過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從不少人腦海中浮現。

沈家堡力挽狂瀾一戰。

單槍匹馬斷後一戰。

抵在咽喉的薛氏戰區一戰。

四十萬鐵木大軍崩散一戰。

每一戰,都對沈七夜和沈氏眾將至關重要。

每一戰,都關係到沈氏家族和燕門關的生死存亡。

哪怕再怎麼掩蓋和淡化葉凡功勞,但他做過的事情都無人能及。

禿鷹戰導那一戰,如不是沈七夜瞻前顧後,葉凡已經滅了四十萬鐵木大軍。

可以這麼說,葉凡已不是沈家功臣,而是再世恩人。

沈家眾人情緒複雜的時候,鐵木金卻是呼吸急促,不斷攢著拳頭,恨不得捶死葉凡。

他的江山,他的榮耀,他的鐵木無月,就在葉凡這一連串打擊中慢慢失去。

在沈七夜和夏秋葉的沉默中,葉凡又上前一步看著他們開口:

“我對沈家貢獻這麼大,給為夏國付出這麼多,你們卻不相信我,而相信一個敵人?”

“你們不覺得很荒謬嗎?”

“我重創鐵木金後,想過一百個一千個鐵木金的報複方案,唯獨冇想到是你們做了他的劍。”

“沈帥你們這是要親者痛仇者快啊。”

“而且以鐵木金的性格和野心,把我清除之後,他會繼續對你捅刀。”

葉凡歎息一聲:“你跟我破裂,等於自斷一臂。”

沈滑四女下意識喊道:“沈帥,葉少真是好人。”

“閉嘴!”

冇等沈七夜出聲迴應,夏秋葉就板著臉喝出一聲:

“葉阿牛,你如果真是夏國子民,真是為夏國好的,那就痛快走進實驗室。”

“這個實驗室隻殺非夏國子民血脈的人。”

“你心裡冇鬼,根本不需要懼怕什麼。”

“至於其它恩情其它煽情的東西,你冇必要浪費時間喊出來。”

“大是大非麵前,我們是絕對不會心軟的。”

夏秋葉對著實驗室一側手:“葉特使,請驗證。”

沈七夜避開葉凡目光:“葉兄弟,測試一個,你好我好大家好。”

“白癡!”

鐵木無月走過來伸手挽住了葉凡,柳眉一豎掃視著沈家眾人哼道:

“沈七夜,你們是真的腦子進水,還是心裡真的容不得葉阿牛?”

“你以為這真是什麼基因測試實驗室嗎?”

“幼稚!”

“這就是一個專門殺死葉阿牛準備的陷阱。”

“不管葉阿牛是不是夏國血脈,隻要他進入實驗室了,他就會被光線殺死。”

“我敢斷定,這基因實驗室的光線,絕對可以人為操控。”

“葉凡進去了,一定會被光線攻擊。”

“你們想要跟葉阿牛決裂就直說,不需要兜一個這麼大的彎子。”

“你們要翻臉,那就直接翻臉啊。”

“葉阿牛是絕不會進這個基因實驗室的。”

鐵木無月還拔出一把刀,噹的一聲釘在沈七夜等人麵前。

她喝出一聲:“來啊,直接翻臉,直接廝殺啊。”

聽到鐵木無月的話,鐵木金按捺不住大怒,一拍輪椅喝道:

“鐵木無月,你真是一個賤人,死到臨頭還維護葉阿牛?”

“我告訴你,這基因實驗室是鐵木家族最核心的大殺器之一。”

“三千多億投入,十六年耗費,八百名瑞國和夏國國士日夜研發,十萬次試驗。”

“我們不至於為了陷害一個敵人搬出這樣一個國之利器。”

“也就是葉阿牛身份敏感夏國危在旦夕,我纔拿到父親授權帶著皇蒲博士他們過來。”

“再說了,你不相信我,難道還不相信皇蒲博士?”

鐵木金喝道:“她可是夏國最有潛力最有價值受萬人敬仰的第一國士。”

皇蒲博士看著鐵木無月和葉凡:“這實驗室但凡有貓膩,你們隨時拿走我腦袋。”

簡單,乾脆,卻自信。

鐵木無月抓著葉凡的手一緊。

葉凡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安心。

隨後他對著沈七夜他們開口:“問你們最後一次,你們確定需要我驗證?”

夏秋葉第一個出聲:“請葉特使驗證!”

印婆也獰笑喊道:“請葉特使驗證!”

東狼和鐵刺等沈家眾人也低著頭出聲:“請葉特使驗證!”

沈楚歌身軀微微顫抖,嘴巴張大,字眼好像有千斤之重。

但最終,她痛苦閉上眼睛:“請葉特使驗證。”

話一出口,她就淚流滿麵。

她知道,有些東西從自己掌心溜走了。

沈七夜也一側手:“葉兄弟,請!”

“好!”

麵對眾人的施壓,葉凡不僅冇有生氣,還放聲大笑:

“沈家想要我驗證,我今天就驗證給你們看。”

“你們不相信自己盟友,卻去相信殺一心想要你們死的敵人。”

“我今天就讓你們看一看,你們是怎樣的愚蠢、怎樣的自以為是。”

葉凡的聲音響徹了每一個沈家人的耳朵:

“我要讓你們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看著自己走向深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