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冇事,是我自願擋在你麵前的。”

“而且我還撐得住,隻是有點虛脫。”

聽到鐵木無月說對不起,葉凡以為她是感動他獨自承受了兩掌,當下忙出聲安撫。

鐵木無月聞言死命搖頭:“不,不,不是你擋掌的事情,而是這個永順國主估計跟我有關。”

葉凡一愣:“你?”

鐵木無月擦掉臉上的淚水,掃過不遠處的永順國主開口:

“我曾經跟鐵木金建議過,天下商會不僅要控製永順國主,還要學會用‘影子’來留一手。”

“影子就是傀儡和替身的意思。”

“我讓他去找幾個樣貌身材都相似的永順國主的死士出來,然後好好培訓一番成為國主的影子。”

“不僅可以更好地把國主攢在手裡,還能讓影子替代國主服務自己。”

“這樣一來,天下商會就能永遠挾天子以令諸侯,也能多一個國主來分化被人偷塔的風險。”

“鐵木金當時不以為然,覺得整個國度都在他掌控中,永順國主也在昏迷中,不需要玩這種小把戲。”

“可今天看來,他肯定是聽從了我的建議,暗中弄了一個死士來替代永順國主。”

“為了讓影子顯得無比逼真,鐵木金不僅讓他身材和樣貌相似,還給他下了同樣的毒素和折磨。”

“而且為了不讓影子計劃泄露以及最大殺傷力,他連我這個給建議的人也隱瞞了。”

鐵木無月原本震驚永順國主怎麼好端端突襲他們,是不是重病太久腦子已經渾沌了。

隨後她想起自己曾經給鐵木金的建議,判斷這個永順國主不是真實的,是鐵木金麾下的死士假扮。

影子?

葉凡緩衝過來:“你是說,這不是永順國主?”

鐵木無月輕輕搖頭:“九成九不是,永順國主冇理由攻擊我們的。”

“我剛纔還瞄了這個永順國主一眼,臉上冇有戴模擬麵具,但有整容精修過的痕跡。”

“而且你看他的手指,雖然蒼白枯瘦,但很粗糲,儼然是常年練武留下的。”

“永順國主一直體弱多病,會幾招花拳繡腿,但絕冇有這影子的厲害。”

她語氣很是堅定:“所有我斷定他就是鐵木金安排的影子。”

葉凡歎息一聲:“看來我們有點低估鐵木金了!”

鐵木金不僅瞞過了完顏貴妃和紫樂公主,還把他和鐵木無月也忽悠瘸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自己大意,紫樂公主把永順國主扛出來,他身上也有中毒多日的跡象。

身材的消瘦,更是佐證永順國主內憂外患的焦慮。

換成其餘人也會把他當成永順國主治療。

鐵木無月再度低聲一句:“葉阿牛,對不起。”

“不,這不能怪你,隻能說鐵木金太狡猾了。”

葉凡安撫一聲:“而且現在不是道歉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收拾爛攤子。”

“咱們拚殺一個晚上,死了那麼多人,紫樂公主也拚著性命弄來直播機會。”

“咱們不能這樣白白浪費了。”

“而且今晚如果不能進行全國講話,咱們以後基本不可能再有這機會。”

葉凡微微抬頭:“整個國度會陷入好幾年的內戰。”

鐵木無月撥出一口長氣:

“我知道,我也明白。”

“我跟你一樣不甘這樣前功儘棄!”

“隻是永順國主不知道藏在哪裡,哪怕知道他的軟禁之地,咱們也不可能再救他出來了。”

“你受了重傷,我不可能讓你再去冒險,不然你出事了,我無法向宋總交待。”

“所以咱們再怎麼可惜和遺憾,還是暫時放棄計劃跑路吧。”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鐵木無月開口:“我也可以向你保證,最多一年,我帶著三十萬大軍打入都城。”

“還是有最後一絲機會的。”

葉凡抹掉嘴角的血水,半跪在地上開口:

“鐵木金看過張國師的《影》,我也看過薑導演的《子彈飛》。”

“他來一個影子境州,我也可以來一個真假黃四郎。”

“不,再加一個畫皮……”

葉凡撿起了地上一把刀,望向死去的永順國主目光,無比深邃。

十分鐘後,鐵木無月打開了全部設備,還迅速接入了紫樂公主的訊號。

很快,七零二房間就成了演播室,訊號覆蓋各個省市的電視台,還硬生生切入各個頻道。

網絡媒體也進行了同步直播。

萬千子民的手機也接到了播報緊急新聞的訊息和鏈接。

無數人先是一愣,隨後打開來檢視。

很快,一個身穿金衣渾身是血無比虛弱的永順國主就出現在眾人螢幕麵前:

“子民們,很久不見。”

“我是永順國主,這個國度傳承百年也是合法唯一的王。”

“這麼久冇有見大家,不是因為我什麼重病,而是我被人下毒和囚禁。”

“罪魁禍首,就是路人皆知的鐵木家族少主,天下商會主子,鐵木金。”

“今晚這一次見麵,是無數仁人誌士用鮮血和性命換來的。”

“今晚,也是我跟大家最後一次見麵。”

“是的,我已經深陷重圍,冇有機會再露臉,冇有機會重返王城,甚至冇有機會流亡海外。”

“敵人正在向我逼近,窗外已經幾千敵人,雖然我躲在隱蔽地方直播,但他們一定能找到我。”

“我今晚會死在大家麵前。”

“所以我現在隻能長話短說,隻能宣告我三個旨意。”

“第一,天下商會是非法組織,鐵木家族是亂臣賊子,萬千子民,人人可以誅殺鐵木金。”

“鐵木金和天下商會的一切物業,全部屬於非法資產,人人可以搶奪瓜分。”

“殺鐵木金者,不問緣由,不問敵我,無條件從屠龍殿領賞十個億。”

“第二,我正式任命夏崑崙為護國大戰帥,全權代表我的意誌和立場。”

“他可以自由調動和征用一切資源。”

“不管是王室權貴,還是匹夫流民,唯夏崑崙馬首是瞻。”

“逆夏崑崙者,殺無赦……”

“第三,我中毒了,身處險境,今晚不可能逃出都城了。”

“一旦我死了,紫樂公主成為王室的領頭羊。”

“王子已經被鐵木家族趕儘殺絕,我隻能把重擔交給一個嬌弱的公主了。”

“希望大家能夠給她最大的善意和支援。”

“還有,我是真正的永順國主,身上流淌王室血脈的永順國主。”

“敵人已經在撞門了,我身上綁好了炸物。”

“與其我落在鐵木金手裡再度遭受折磨,我決定還是體麵一點死去為好。”

“對了,如果再出現跟我相似的人,肯定是鐵木金搞鬼,肯定是鐵木金整容出來的傀儡。”

“為的就是繼續挾天子以令諸侯,為的就是更好地操縱忽悠你們。”

“大家千萬不要相信。”

“我永順國主,也會當著大家的麵,用死來破滅鐵木金的算計。”

“廈國萬歲,子民萬歲!”

“轟!”

永順國主一按紅色按鈕,現場頓時一聲巨響。

驚天動地,火光沖天……

無數觀眾失聲尖叫。

畫麵最後的定格,是永順國主炸了個血肉橫飛,麵目全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