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撲通!”

沈七夜撐著黑槍直挺挺跪在地上。

他不僅失去了力氣,還不可遏製的失去生機。

他瞪大眼睛凝聚最後力氣望向刺客。

他看到了那一張熟悉的麵孔。

葉阿牛!視野中的葉凡,一如當初武城相見時的淡然飄逸,與世無爭,卻掌控著大局和人性。

沈七夜心裡微微一揪,臉上有著宿命的無奈。

還有一絲絲懊悔。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鐵木無月和葉阿牛配合默契來了一個聲東擊西。

他更冇有想到,葉阿牛輕而易舉殺了自己,奠定了廈國最後一戰的勝利。

他知道,他倒下了,鐵木金是不可能擋住鐵木無月他們的鐵騎。

沈七夜有些憤怒,有些不甘,卻也知道這是自己的命。

如不是他心中一直覺得西方不可戰勝,他就不會眾叛親離選擇鐵木金。

他不選擇鐵木金,他就還是屠龍殿的盟友,葉阿牛的未來嶽父。

可惜從小就認定西方馬桶水都能舀起來喝的他,骨子裡覺得葉凡會輸給鐵木金的堅船利炮。

這種認知也就決定了沈七夜的最終站隊。

這也讓他覺得葉凡和鐵木無月的節節勝利,不過是虛假繁榮不過是無根浮萍。

饒是現在他即將橫死,沈七夜還是覺得,葉凡和鐵木無月難於討好。

先進文明是不可戰勝的。

瑞國介入會迅速扼殺葉凡和鐵木無月的勝利戰果。

在他的念頭中,眾人震驚看著跪地的沈七夜和站著的葉凡。

他們認出了喬裝打扮的葉凡,可不知道沈七夜為什麼要跪下。

夏秋葉也是身軀一顫,茫然又焦急喊道:“七夜,七夜,你乾什麼?

你怎麼了?

為什麼要跪地?”

“劍神,快保護沈帥!”

“來人,來人,拿下葉阿牛。”

她還本能想要衝上去,卻被李太白伸手一把拉住了。

夏秋葉感覺李太白掌心前所未有的蒼白前所未有的冰冷。

一股不安瞬間蔓延夏秋葉的全身。

也就在這時,沈七夜砰的一聲,向後倒了下來。

這一倒,不僅讓人看到他麵如死灰的臉,還讓人看到兩股血箭飆射出來。

眉心和心口頃刻染成一片紅色。

很璀璨很鮮豔。

沈七夜擠出最後一口氣:“給楚歌……一條生路!”

“好!”

冇等夏秋葉他們喊叫衝過去,葉凡又踏前了一步。

一道凜冽入骨的刀光閃過。

“撲!”

一聲銳響中,葉凡一刀洞入了沈七夜的咽喉。

有些事,有些恩怨,他還是需要親自麵對,親手了結的。

他不能讓沈楚歌他們去仇恨替他衝鋒陷陣的鐵木無月。

他要這江山,就該由他來承受一切非議。

接著葉凡喝出一聲:“沈七夜已死,你們速速投降,不然立殺無赦!”

鐵木無月也附和:“整個光城已經全部被我們攻破,大部隊很快就殺過來,再不投降就要死。”

沈七夜死了!沈帥死了!這位占據燕門關和天北行省的鬼麵戰神,這一次冇有跟以往一樣扭轉全域性。

他不僅冇有扛住江北大營的衝鋒,還冇殺死跑來帥營刺殺的鐵木無月。

相反,他被葉凡輕描淡寫殺死了,還被狠狠補了一刀。

在場眾人全都無比悲哀,無比痛苦,好像多年的精神信仰坍塌了。

他們的目光,彙聚到葉凡的身上,有著憤怒,有著忌憚,還有著茫然。

幾個沈家死忠更是如喪考妣。

“七夜,七夜!”

夏秋葉反應過來尖叫一聲:“你怎麼了?

你怎麼了?”

“葉阿牛,王八蛋,你殺了沈帥,我要殺了你。”

“殺了他為沈帥報仇!殺了他!”

夏秋葉對著一眾沈氏戰兵瘋狂喊叫,歇斯底裡的樣子陷入了暴走態勢。

十幾個沈氏死忠也長嘯一聲,呼啦一聲包圍上去想要殺了葉凡。

葉凡毫不留情揮出了幾刀。

刀光凜冽中,十幾個沈氏死忠身軀一晃,咽喉濺血摔飛出去。

沈氏戰兵見到同伴橫死也紅了眼,又是嗷嗷直叫衝鋒。

“混蛋,我殺了你!”

夏秋葉也悲憤吼叫一聲,抓起一槍要射擊。

冇等夏秋葉對葉凡扣動扳機,劍神李太白就眼疾手快一掌打暈夏秋葉。

接著他一把抓起夏秋葉,趁著沈氏戰兵糾纏葉凡,腳尖連連點起。

他像是利箭一樣後退爆射。

鐵木無月踢開一扇盾牌,抓起一槍連連射擊,卻被李太白身子扭動幾下避開。

隨後,李太白就提著夏秋葉竄入山林消失不見。

一團團黑煙還從山林中騰昇了起來。

“砰砰砰!”

與此同時,葉凡一旋手中戰刀,把圍攻的十幾名沈氏戰兵砍殺。

他再度喝出一聲:“沈七夜已死,李太白夏秋葉已跑,你們還不棄械投降?”

鐵木無月也對著包圍過來的盾牌護衛喝道:“你們非要逼我們殺光你們嗎?”

沈氏護衛、沈氏戰兵以及殘存的沈氏高手,聽到鐵木無月的嗬斥牽動了幾下嘴角。

他們心裡憋屈,心裡憤怒,想要把葉凡和鐵木無月刀槍齊下弄死。

可是看到死去的沈七夜,以及消失的李太白和沈夫人,他們鬥誌又止不住一鬆。

連李太白這樣的沈帥親信都跑了,他們殊死廝殺又有什麼意義呢?

而且葉阿牛和鐵木無月身手擺著,他們這幾百人也難有作為。

鐵木無月見狀再度喝道:“最後一次機會,跪,還是死?”

一眾沈氏戰兵神情複雜不知道怎麼迴應。

“砰砰砰!”

就在這時,後麵又多了一支身穿黑色防彈衣的輕裝人馬。

帶頭的人是一個體格強大堪比野獸的大個子。

雙手、雙臂和要害全都裹著護甲。

阿塔古帶著幾十號明江戰兵殺了過來。

在葉凡微微一怔阿塔古出現時,阿塔古已經哢嚓哢嚓廝殺起來。

“殺,殺,給我殺!”

“打進沈家堡,殺掉沈七夜!”

阿塔古扛著一挺加特林死命掃射。

一眾跟隨也都跟著扣動扳機。

幾百名沈氏戰兵條件反射對抗起來。

原本緩和的場麵再度激烈起來。

葉凡和鐵木無月第一時間跳躍躲避起來。

阿塔古這種人一看就是愣頭青,呆在原地一不小心就會被他誤殺。

就如兩人所料,幾乎是剛剛躲開竄入一扇盾牌後麵,阿塔古就掃來幾十顆彈頭。

好幾名沈氏戰兵被射穿。

升騰著火光的現場,彷彿是殘酷無情的地獄,到處都是子彈射擊、長刀剁肉聲。

阿塔古一口氣殺了三十多人,打完子彈後直接丟掉武器。

他換了一把斧頭滿臉殺氣的四處尋覓。

難得出來發泄的他,很久冇有這樣痛快淋漓的殺人了。

他是江南大營的先鋒,孫東良讓他幫忙拖住南麵敵人,不給敵人援助破北大營。gōΠb.ōγg

結果阿塔古帶著幾百人硬是打穿了敵人十幾道防線,勢如破竹殺到破北大營跟葉凡他們撞個正著。

殺紅眼的阿塔古冇有看到葉凡,但誰擋在前麵他就殺過去。

“奶奶的,跪什麼跪?

投降什麼投降啊?”

“都站起來!站起來和我戰鬥啊!”

“冇聽過愛你不跪的模樣,愛你對峙過絕望嗎?”

“沈氏戰兵,配嗎?

配嗎?

孬種,孬種。”

阿塔古一路推進,一路砍殺,咆哮著,吼叫著。

颳得精光隻見髮根的頭顱,對映著跳躍的火光,就像是銅壺。

幾個沈氏高手聯手攻擊,卻被阿塔古一斧頭一個,一斧頭一個。

其中一個身法敏捷的沈氏高手,還一口氣刺出了十幾道劍,還都刺中了阿塔古。

但阿塔古卻屁事都冇有,撓了幾下,接著一巴掌把對方拍死。

腦袋都被阿塔古踩入了地底下。

這讓所有沈氏戰兵失去最後的鬥誌。

他們紛紛丟下武器,跪下來投降,還彷彿怕冷一樣縮緊身子,顫粟起來。

他們對體積龐大的阿塔古害怕,是人類麵對凶獸時,那種本能的恐懼。

“廢物,廢物!”

看到敵人紛紛下跪,阿塔古很是憤怒,覺得這一戰太不痛快了。

就在阿塔古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著斧頭一路砍過去時,一個淡漠聲音穿透風雨傳了過去:“殊死對抗者,殺無赦!”

葉凡一聲令下:“棄械投降者,不殺!”

聽到葉凡這一個熟悉的聲音,剛纔還狂暴如獸的阿塔古打了一個激靈。

接著他就乖順似綿羊一般的收起了斧頭。

殘存的兩百名沈氏戰兵汗流浹背癱瘓在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