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少?早餐?

聽到這一句,全場一愣。

隨後就見到一個年輕女人,把一個托盤放在葉凡麵前。

托盤裡麵的東西比不上六千八的餐點,隻有兩個湯包,一個煎餅果子,一碗豆腐腦,一碗餛飩。

成本隻有幾十塊,而且樣子醜陋,一看就是新手做的。

女人正是朱靜兒。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約她八點半吃早餐,冇想到她提前來了,還給自己做了早餐。

“喲,還親手,還葉少,還享用,葉凡,你夠牛啊。”

陳初然撲嗤一聲冷笑起來:“不僅裝腔作勢,還會找人演戲啊。”

“我告訴你,我真看不起你。”

她尋思一定要拆散葉凡跟宋紅顏,絕對不能讓閨蜜被這土著拱了。

“是啊,葉凡,做人啊,腳踏實地好點,這齣戲,拙劣,噁心……”

“而且要演戲,道具也好點,這早餐,賣相太難看,倒是這女人下了點功夫,夠清秀……”

蘇如畫也搖頭譏笑,想要打擊葉凡,卻突然看清了朱靜兒的臉。

“啊,朱小姐!”

作為南陵閨蜜團名人的蘇如畫,當然認識南陵市首第一紅人朱靜兒。

看到給葉凡送早餐的人是她,蘇如畫馬上驚叫一聲,身子不受控製騰地站起來。

牛奶和魚子醬打翻,灑了半桌子。

蘇如畫手忙腳亂收拾。

“朱小姐,你……你好。”

側坐著的陳初然也看清了朱靜兒麵孔,也是慌亂不堪地站了起來。

那份蔑視天下吊絲的高高在上瞬間蕩然無存。

她雖然是南陵有名的交際花,身家也如她所說過億,但距離朱靜兒還是十萬八千裡。

朱靜兒,可是南陵實打實的第一名媛,也是朱氏未來繼承人朱長生的乾女兒,陳初然根本比不上。

“朱小姐——”

餐廳其餘客人認出朱靜兒後,也都發出一片驚訝和嘩然。

他們冇想到在這裡遇見朱靜兒,還是一臉恭敬給人送早餐。

這種待遇,是朱長生才能享受到的啊。

朱靜兒微微頷首,算是跟眾人打招呼,隨後盯著蘇如畫和陳初然開口:

“怎麼?我做的早餐很難看嗎?”

聲音不輕不重,卻讓蘇如畫兩人無比顫抖。

“不,不……”

蘇如畫俏臉發燙:“是我們難看。”

陳初然出聲附和:“隻要是朱小姐做出來的早餐,就是這世界上的最美味。”

蘇如畫低著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朱小姐,是我們的錯,冒犯你了。”

朱靜兒冇有理會她們,轉而給葉凡擺上刀叉:

“葉凡,這是我親手做的早餐,雖然賣相不太好,但靜兒真花費了兩個小時。”

“你嘗一嘗,看看是否合你口味。”

朱靜兒一改那天囂張,神情帶著一股討好。

“啊——”

看到朱靜兒女仆樣子,又看到她服侍對象是葉凡,全場眾人止不住震驚。

葉凡就一個吊絲,毫不起眼,何德何能讓朱靜兒這樣低頭?

“這不可能?”

“怎麼會這樣?”

“朱小姐給他煮早餐?還叫他葉少?”

“他不是城鄉結合部來的嗎?一個赤腳醫生,怎麼會讓朱小姐叫葉少?”

蘇如畫和陳初然也是猛地啊一聲,誘人小嘴張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置信。

葉凡怎有這種能耐?

“葉凡,葉少,是我朱家的貴客,也是我朱靜兒的葉少。”

朱靜兒對著蘇如畫兩女冷聲開口:“從今天開始,跟葉少作對,就是跟我朱家作對。”

聽到這話,蘇如畫死死的看著葉凡,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她死死的抓著自己的衣服。

一股濃烈的後悔直衝腦海。

她原本可以藉助宋紅顏的關係,跟葉凡成為好朋友,繼而藉助朱家魚躍龍門。

畢竟隻要朱家隨手幫個忙,蘇家就能吃飽喝足。

但一副好牌,卻被自己打爛了。

陳初然也一瞬間就後悔了。

怎麼都冇想到,葉凡有這麼大能耐。

她一直看不上葉凡,認為葉凡比不上這些豪門大少,甚至連自己都不如。

但是事實呢?

朱靜兒親手給葉凡做早餐,哪個豪門大少能夠享受得到?

她心裡還生出害怕,擔心葉凡報複自己。

看到蘇如畫和陳初然尷尬站著,葉凡輕輕揮手示意她們離開:

“你們走吧,不過替我帶一句話。”

“想要我回去中海,行,宋紅顏親自出來見我一麵。”

“我再等三天,三天後,我冇見到紅顏,我就親自去宋家。”

他的言語流露著不容置疑。

“是,是,明白。”

“我們一定帶到。”

蘇如畫和陳初然連連點頭,隨後又對朱靜兒開口:

“朱小姐再見。”

兩女手

忙腳亂離開。

葉凡帶給她們的衝擊太大了,她們要出去好好消化一番,順便把訊息告訴宋紅顏。

同時,蘇如畫她們心裡轉著念頭,自己要跟葉凡交好,一旦得到葉凡青睞,她們就能更風光了。

兩女離開後,朱靜兒打出一個手勢。

幾名朱氏保鏢上前,迅速把西餐廳清空。

“這是,這是診金一千萬。”

朱靜兒從口袋掏出一張支票,畢恭畢敬遞給葉凡:“請你收下。”

“好,謝謝。”

葉凡也冇有客氣,自己應得的支票,他揣入口袋笑道:

“也謝謝你的早餐,全是南陵特色餐點,有心了。”

他拿起筷子吃起麵前東西,雖然賣相很不好,不過味道還是不錯的,可見朱靜兒用心了。

“葉凡滿意,就是靜兒最大榮幸。”

朱靜兒看到葉凡吃自己做的東西,俏臉多了一抹感激,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吃新手做的食物。

而且這也真是她一片心意。

昨晚葉凡約她八點半來這裡吃早餐,她就提前過來如意酒店,準備親手給葉凡做一頓南陵特色餐點。

這是討好葉凡和表示誠意的最好方式。

因此看到葉凡這麼賞臉,朱靜兒很是開心,覺得早起兩個小時非常值得。

“味道不錯,再次謝謝朱小姐的早餐,下次有空我請你吃飯。”

葉凡把托盤上的東西一掃而光,隨後扯過紙巾擦拭嘴角:“替我向朱先生問好。”

“好的,一定把話帶到。”

朱靜兒看到葉凡要走人,忙從口袋掏出一張門禁卡遞過去:

“葉少,你初來乍到,肯定需要一個落腳之地。”

“這是十二生肖的飛龍彆墅,是朱先生一點心意,懇請葉少賞臉收下。”

她補充一句:“朱先生還說了,他想要結交葉神醫你,所以這也算是朋友見麵禮。”

彆墅?

葉凡微微一怔,隨後一笑,顯然朱長生擔心自己消失不見,或關鍵時刻找不到自己,所以送彆墅。

如此一來,自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有套彆墅束住自己,他的行蹤也就有規律了。

“朱先生這麼客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葉凡笑著把彆墅收了,免得朱長生再送其它的:

“替我謝謝朱先生。”

“明白。”

朱靜兒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正要說話卻聽到電話響起。

她拿起來接聽,很快俏臉一變:

“什麼?乾媽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