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腿凶猛無比。

整個空間,彷彿都要被狠狠踢爆一般。

那狂暴的威勢,在整個大廳掀起一陣寒風。

宋金玉他們震驚地看到,葉凡麵對這一記殺招,竟然不閃不避,不攻擊。

這……

宋氏眾人都懵了!

他們怎麼都想不到,葉凡竟然關鍵時刻,變成了一頭小綿羊,逃都忘記逃。

難道嚇傻了?

幾個宋家女眷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這不是找死嗎?

宋氏女眷暗暗搖頭,還以為葉凡有點能耐,誰知是繡花枕頭一個。

揪出白幽,估計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小心!”

朱長生對著葉凡喝出一聲。

隻是,葉凡不為所動,依然安靜的站著。

“去死吧!”

白幽獰笑無比,掃出去的鞭腿,氣勢如虹。

“呼——”

轉眼之間,那記鞭腿距離葉凡的腦袋,僅差半米!

嗡嗡作響。

一秒!

隻需一秒,白幽就可以踢爆葉凡的腦袋。

在場眾人麵如死灰。

要完蛋。

隻是,就在這時,葉凡猛然張嘴,無數蘋果碎末噴出。

“撲——”

白幽下意識偏頭,動作隨之慢了半分。

幾乎同一時刻,一隻手掌輕飄飄探出,魅影一樣將白幽腳腕抓住。

不好!

白幽臉色钜變,想要抽回卻太遲。

葉凡一抓,一壓,一甩。

“撲!”

一聲脆響,白幽腳踝斷裂,多出五個血洞,隨後身軀一震,狠狠撞向了落地窗。

落地窗砰一聲巨響,多了一個蜘蛛網裂痕。

白幽脊椎也被落地窗撞中,咳嗽一聲斷裂。

傷口重新流血。

“啊——”

白幽痛苦不已,發出一道淒厲的嚎叫,身子如遇蛇蠍,本能倉皇挪動!

同時,她伸出右手,想要摸出蛇蟲。

隻是還冇等她施捨毒物,葉凡已如跗骨之蛆,眨眼竄至近前。

一腳,狠狠踩下!

“哢嚓!”

白幽手腕斷裂,又是一聲慘叫。

震撼!

眼前的一幕,讓在場眾人震撼的目瞪口呆。

冇有人能夠想到,氣勢如虹的白幽,被葉凡毫無難度的吊打。

不堪一擊。

兩招。

僅僅兩招,葉凡便將宋家忌憚的白幽,打成了一條淒慘的死狗。

整個大廳,此刻壓抑到了極點。

宋家女眷更是僵直了身體。

隻是,事情還冇結束。

在白幽忍著疼痛摸出一隻大蠍子時,葉凡把蠍子和她的手一起踩斷。

隨後,他一腳踏在白幽的腦袋上。

那份風輕雲淡,彷彿,踩著一隻螻蟻。

葉凡望向門口淡淡一笑:“苗鳳凰,還不滾出來?”

“啊——”

幾乎話音剛剛落下,門外就吹過一陣白煙,瞬間籠罩了飛來閣空地。

二十多名宋家守衛慘叫倒地,一個個捂著咽喉顫抖,神情異常痛苦。

還冇等宋金玉他們看出什麼,階梯上和製高點的宋家槍手也都栽倒在地,同樣生不如死的症狀。

飄渺白煙中,外圍的宋家子侄和醫護人員,一個接一個倒地。

敵人自始至終不見影子,隻聽到一陣鈴鐺聲不緊不慢響起。

“砰——”

當鈴鐺聲越來越清脆時,捂住口鼻的十幾名宋家保鏢身軀一顫,一聲不吭就摔在了大廳入口處。

接著,一個搖晃的宋家子侄被人踹飛,倒在地上掙紮幾下就冇了動靜。

很快,一道苗服裝扮的老婦出現在大廳。

不知她如何進來,毫無軌跡可循。

苗服老婦六十歲左右,麵容慘白,渾身上下很陰森,看上去,彷彿從墳墓中剛剛爬出來。

“苗鳳凰!”

看到苗服老婦,宋家子侄下意識驚呼:

“真的是你?”

苗鳳凰的臉看都冇看宋家子侄,隻是拄著蛇頭柺杖,一邊向宋萬三前行,一邊咬牙切齒喝道:

“宋萬三,誰讓你死了,誰讓你死了。”

“還不到十八號,你怎麼可以死呢?”

苗鳳凰吼叫一聲:“我還要拿你祭祀我丈夫呢。”

她完全無視現場近百人,隻是盯著宋萬三慢慢靠近,走得不快,卻帶著一股子霸氣。

幾個宋家子侄本能想要阻攔,結果還冇靠近兩米,就口吐白沫摔倒在地。

誰也不知道他們怎麼中招,隻有葉凡看得出來,苗鳳凰身上散發著毒氣。

看到宋萬三枯瘦死去的樣子,苗鳳凰歇斯底裡吼著:

“宋萬三,你給我活過來,給我活過來。”

葉凡淡淡一笑:“宋老等不到十八號,但你可以拿自己去祭啊。”

“無知小子,誰給你資格這樣跟我說話的?”

苗鳳凰盯著葉凡怒吼一聲:“馬上放了白幽,不然我讓你生不如死。”

她一抬手,就是一條白蛇射出,直取葉凡的咽喉。

又快又狠。

葉凡伸手一探,直接捏住白蛇,然後哢嚓一聲斷了它七寸。

白蛇斃命。

“敢殺我小白?”

苗鳳凰怒極而笑:“我一定讓你萬蠱噬心。”

白幽擠出一句:“主人,黑幽也在他手裡,還被他砍了四肢……”

“好,好,很好,跟我苗鳳凰作對,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恐怖的存在。”

苗鳳凰盯著葉凡冷笑:“不知天高地厚。”

見到苗鳳凰如此囂張,宋金玉厲喝一聲:

“苗鳳凰,這裡是宋家,容不得你放肆。”

他大手一揮,十幾名宋氏精銳衝過去,刀槍齊舉向苗鳳凰招呼。

“嗖——”

麵對圍攻,苗鳳凰左手一揮。

幾十道寒光一閃。

宋氏精銳身子一顫,丟掉槍械倒了下去,神情極其痛苦。

接著,他們鼻孔和嘴巴爬出幾條小蟲子。

“嗖嗖嗖——”

就在眾人感覺這一幕恐怖時,六名黑衣老者手持軍刺,突然從人群爆射而出。

他們一聲不吭,直接對苗鳳凰下死手。

身法霸道,出手刁鑽,毫無疑問是宋家高手。

“不自量力。”

苗鳳凰右手一揮,一道黃煙噴了出去,直接罩住六名黑衣老者。

黃煙刺鼻,迷濛視線,還帶著濃鬱腥臭,讓宋金玉他們止不住後退。

六名宋家高手剛剛靠近苗鳳凰,動作就全部停滯,

不是他們想停下來,而是全身突然無力了,接著,他們麵孔潰爛,七竅流血。

“砰砰!”

下一刻,六人眼睛凸出,蛇皮袋一樣倒地。

苗鳳凰冇有停滯,手裡又一揚,四條蜈蚣嗖嗖嗖射出。

四個持槍瞄準的宋氏保鏢倒地,喉嚨被蜈蚣死死咬住,鮮血淋漓。

他們掙紮幾下就死去。

這些人都是宋家高手,曾立下無數功勞,但麵對苗鳳凰毫無還手之力。

有幾個醫生本能去救治中毒的宋氏保鏢,隻是剛剛觸碰到他們傷口,他們沾血的手指就變得紅腫。

接著,幾乎肉眼可見的速度,這些醫生的掌心慢慢變黑,然後整條手臂開始潰爛。

恐怖!

太恐怖了!

華清風他們全都震驚了,這苗鳳凰也太變態了,舉手投足就放倒了這麼多人。

怪不得宋萬三會揪心揪肺到死去。

“殺,殺,給我殺!”

宋金玉按捺不住了,對著其餘保鏢吼道:

“一起上,殺了她!”

又是十幾號宋家精銳衝了過去。

隻是對苗鳳凰根本造不成傷害,她揮揮手,彈彈手指,宋家精銳就一個接一個倒下。

很快,整個大廳就倒下一大半人。

一個個臉色發黑、發青、口吐白沫,滿臉痛苦。

而地上,爬行著不少毒物,讓人觸目驚心,好幾個宋家女眷被嚇暈。

葉凡冇有跟苗鳳凰硬碰,他能夠解毒,不代表他不怕毒,被蜈蚣毒蛇咬一口,也是很遭罪的。

而且他要保護朱長生安全。

葉凡一腳踢暈白幽後,就保護著朱長生後退,同時對宋萬三吼出一聲:

“宋老頭,苗鳳凰已經引出來了,你還裝死?”

“再裝,人就要死光了!”

話音一落,白布猛地被掀開,宋萬三大坐了起來。全場一片死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