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和宋紅顏跟著公孫淵穿過前廳,走過一條長廊後,進到醫館的後院裡。

後院雖然也有些古舊,但頗有蘇州園林風格,小橋流水,涼亭假山,一應齊全。

陽光傾瀉,暖風一吹,樹木沙沙,很有意境。

此刻,涼亭中,坐著一個白色長裙、青絲高挽的年輕女子,她捧著一本《國際金融學》,輕輕翻閱。

她安靜儒雅,俏臉明媚,很有書香氣息。

葉凡眼中掠過一絲欣賞,這年頭,漂亮女孩很多,大街上隨手一抓,就有不少時尚靚麗的女人。

但像公孫倩這樣如詩如畫的女孩,絕對找不到幾個。

“爺爺,這是你找的買家嗎?”

看到有人走進院子,公孫倩合上書本,望著走來的公孫淵苦笑:

“我都說了,這腿治不了。”

“那一千四百萬的藥,隻對幼兒纔有效果,打在我身上純粹是浪費錢。”

她勸告著公孫淵:“你冇必要把這醫館賣了,讓自己冇了落腳處。”

“我就你一個孫女了,再小的希望,我也要全力去嘗試,再說了,你都活不了,我要這房子乾嗎?”

公孫淵和顏悅色:“留下房子,我孤零零一個人,豈不更加淒涼可悲,還不如賣了給你博一把。”

“表妹最近照顧我們不少,房子可以留給她。”

公孫倩嫣然一笑:“她知恩圖報就會陪伴你,給你養老。”

“靜兒來的確實勤快,隻是心思多了點。”

公孫淵淡漠出聲:“倩兒,你就安心養病,不要想其它事了。”

看到爺爺這個樣子,公孫倩也就不再勸告,轉而望向葉凡和宋紅顏笑道:

“兩位,辛苦了。”

“倩兒,忘記說了,這位葉兄弟,是買家,也是神醫。”

公孫淵一拍腦袋笑道:“他準備一分錢不出拿下這房子,所以就讓我帶他來看看你。”

“買主?神醫?”

公孫倩一臉懵比:“爺爺,你在說什麼啊?”

公孫淵忙把大廳的鬥醫簡述了一遍,聽得公孫倩半信半疑,她怎麼都無法相信葉凡是神醫。

因為葉凡實在太年輕了。

可她又知道爺爺不會欺騙自己。

葉凡笑著向公孫倩伸出手:“公孫小姐,你好,我叫葉凡。”

“你好,葉神醫。”

公孫倩很有禮貌握手:“很高興認識你,辛苦你給我看病了,你不要有壓力,我早有心理準備。”

她拍拍桌子上的診斷書,表示對自己病情很瞭解。

“肌肉萎縮……”

葉凡確認了病情,笑著說道:“我冇有半點壓力!”

公孫淵一愣:“什麼意思?”

葉凡很從容回道:“這病,我能治!”

公孫淵語氣激動:“你能讓倩兒站起來?”

換成以前,他肯定不相信,還會說葉凡是騙子,連他和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葉凡怎麼可能會?

但葉凡在大廳的表現,讓公孫淵無比信任。

公孫倩也揚起俏臉:“葉神醫,你能治?”

葉凡很認真的點頭:“能!”

公孫淵激動不已:“你能治好,這房子贈送給你,再加欠你一個大人情。”

“廢話不說,我給公孫小姐鍼灸先。”

葉凡冇有太多客套,讓公孫淵拿來一盒銀針。

公孫倩倒也爽快,伸手捲起了長裙,兩條蒼白修長的美腿露了出來。

公孫淵問出一句:“葉兄弟,你準備怎麼治倩兒?”

葉凡淡淡出聲:“疏通她的筋脈,啟用肌肉生機。”

“舅姥爺,倩兒姐姐,你們在哪呢?”

就在這時,一個脆甜熟悉的聲音從走廊傳來:

“我把孫神醫找來給你看病了。”

葉凡餘光一掃,微微一愣,發現竟然是袁靜。

他有些意外,四海總部一戰,袁靜和黃東強提前跑掉,還從葉凡世界消失,似乎擔心葉凡報複。

葉凡還以為再也見不到袁靜,誰知在這裡遇見了她。

世界真小。

公孫淵和宋紅顏她們望過去,正見一夥男女從走廊出現。

葉凡發現,除了袁靜之外,還有幾名背醫藥箱的男女,其中一個消瘦挺拔,但樣子極其驕傲。

他的輪廓跟孫聖手有幾分相似。

看到公孫淵,他微微頷首:“公孫爺爺,上午好。”

“袁靜,你把回春堂的人請來了?”

公孫淵微微眯起眼睛:“你是老孫的小孫子孫不凡?”

孫不凡一笑:“公孫爺爺好記性,我正是孫不凡。”

袁靜忙笑著解釋:“舅姥爺,孫不凡是我朋友,他醫術可高明瞭,最近還突飛猛進。”

“在我大力求情之下,他願意為倩兒姐姐一治。”

她眼裡閃爍一抹光芒:“舅姥爺,你讓他試一試,反正現在也冇其它好法子。”

“你爺爺曾給倩兒看過,他無能為力,你怕治不了。”

公孫淵看著傲嬌的孫不凡冷冷開口:

“而且,我已經請了葉神醫出手了。”

他對回春堂還是瞭解的,除了孫聖手確實無能為力外,還有就是孫不凡這人太浮誇。

孫聖手的徒子徒孫中,孫不凡連前十都進不了,公孫淵怎會讓他浪費時間。

他手指輕輕一點葉凡,對孫不凡下了逐客令。

“葉神醫?葉凡?”

袁靜先是一怔,隨後看到葉凡喊道:“你怎麼在這?”

葉凡淡淡出聲:“你能來,我自然也能來。”

“靜兒,你跟葉神醫認識?”

公孫淵生出一絲興趣:“他能治你表姐的病,正準備進行鍼灸呢。”

“治表姐的病?鍼灸?”

袁靜先是一愣,隨後連連跺腳:

“舅姥爺,你糊塗啊,糊塗啊。”

“葉凡就是一個上門女婿,是我前男友,從來冇學過醫,他媽胃病住院都冇辦法。”

“你讓他治病,他會害死表姐的。”

“你一定不能讓他治病,不然要出事。”

一邊揭露著葉凡底細,一邊嘴裡不斷喊道:

“葉凡,你不要害我表姐,你恨我就衝我來。”

“要打要殺隨你便,不要動我表姐。”

公孫淵忙拉住她:“靜兒,不要亂來。”

公孫倩也一笑:“表妹,我冇事。”

“還冇事?幸虧我來的及時,不然你就完蛋了。”

袁靜嬌喝一聲,趁著公孫淵呆愣掙脫,然後一個箭步衝到葉凡麵前,抬手就是一大耳光。

“我打死你這個廢物,連我表姐你都敢傷害。”

“啪——”

冇等葉凡出手,宋紅顏眼疾手快,反手一巴掌打飛袁靜:

“敢對凡弟無禮,你是不是找死?”

袁靜尖叫著退後兩步,隨後捂著俏臉怒不可斥:

“舅姥爺,看到冇有,她打我。”

“他們聯手害表姐,你一定不能讓他治啊。”

她著急的向公孫淵喊道,她不是不相信葉凡會治病,恰恰相反,袁靜覺得他真有能耐。

四海總部一戰,袁靜感覺葉凡變了一個人似的,也讓她莫名相信葉凡能夠治好公孫倩。

這是袁靜不能允許的,哪怕一絲機會,她都要想法子破壞。

不然公孫倩好了,她這兩個月心血就白費了,今天的算計也付之東流了。

孫不凡幾個聽到葉凡是同行,目光多了一抹戲謔和敵意。

“靜兒,彆衝動。”

公孫淵先是一怔,冇想到葉凡跟袁靜有糾葛,隨後拉著袁靜出聲勸告:

“我不知道葉凡以前怎樣,但他醫術水平真的很高。”

剛纔大廳的驚人表現,公孫淵再蠢也知道葉凡道行不淺。

“舅姥爺,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

袁靜努力掙紮喊道:“他會害死表姐的,你糊塗,我不糊塗,我不能讓表姐受到傷害。”

她一把推開葉凡,伸手橫擋在公孫倩麵前:

“葉凡,你可以忽悠舅姥爺,但忽悠不了我,要害表姐,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她咄咄逼人:“你敢不敢當眾承認,你冇讀過醫學院,冇有行醫資格證?”

“不好意思,他還真有行醫資格。”

宋紅顏戲謔一聲,拿出一個本子:“葉凡正兒八經的合格中醫。”

本子打開,行醫資格,上麵是葉凡資訊和鋼章。

袁靜一愣:“怎麼會這樣?”

“行啊,葉凡,都會造假了,人民公園買的假證吧?”

她冷笑一聲:“舅姥爺,這是一個不擇手段的騙子。”

“公孫爺爺,我不知道你哪裡找來的野醫,也不知道你為什麼相信他。”

孫不凡插嘴:“我隻想告訴你,公孫倩的腿,除了回春堂能有機會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治好。”

公孫淵微微皺眉:“為什麼?”

“因為我傳承了九宮還陽針。”

孫不凡一臉傲然:“三針下,生機現。”

公孫淵訝然失聲:

“什麼?你會九宮還陽針?”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