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五點半,天唐公司門口,車來車往。

雖然已近黃昏,但整箇中海還是熱氣逼人。

距離公司三十米外的大樹陰涼處,葉凡跨坐在摩托車上,一邊哼著上海灘,一邊吃著冰激淩。

偶爾,他才瞄一眼時間和紅綠燈。

他大口大口的吃著雪糕,一口下去,馬上少了一大截,展示著大好牙口。

五點四十五分,葉凡的視野出現一輛黑色奔馳車。

車牌:中a16888。

葉凡眯起眼睛一看,正是趙東陽的車。

車子裡,除了司機之外,還坐著趙東陽兄妹,以及唐若雪。

葉凡眼神一冷,一口吃完剩下的雪糕,然後把包裝紙彈入垃圾桶。

接著,他從腳邊拿起一個黑色塑料袋,袋子裡有一個黑色盒子,但裝著什麼看不出來。

葉凡把塑料袋掛在摩托車前麵,然後戴好昨天買的紅色頭盔。

此時,奔馳車正向左轉彎,準備駛入天唐公司。

“十、九、八、七、六、五……”

葉凡不緊不慢倒計著時間,數到零的時候,前麵紅燈就變成了綠燈。

奔馳車也差不多完成轉彎。

“嗚——”

幾乎同一時刻,葉凡一呼油門,二手摩托車嗖一聲竄了出去。

下一秒,他砰一聲撞到奔馳車尾箱。

奔馳車頃刻多了一個凹印,車尾箱也彈了起來,露出好幾個雜物箱子。

而碰撞的摩托車也倒立半空,車頭大燈碎裂,保險櫃也斷了,懸掛的黑色塑料袋更是哢嚓碎裂。

一堆瓷器碎片劃破盒子和袋子跌落出來。

現場狼藉。

但葉凡卻冇有半點事,摩托車撞上奔馳車時,他就從座位彈起,然後落在車子右側。

他一副嚇死寶寶的樣子拍著胸膛。

“混蛋,你怎麼開車的?”

趙曉月最先怒氣沖沖鑽出來,指著葉凡鼻子大罵:

“這麼長的距離,你都能撞上來?”

趙東陽和唐若雪也下車。

“葉凡?”

等葉凡摘下頭盔,唐若雪一驚:“你怎麼在這?”

葉凡瞥了唐若雪一眼:“我不在這,又怎能看到你們這麼親密?”

“你想多了。”

唐若雪俏臉一燙解釋:“我們是去見客戶了……”

“見客戶?”

葉凡毫不客氣懟道:“他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你難道心裡冇數嗎?”

唐若雪一愣,堂堂一個身價幾十億的大少,整天不乾工作隻給自己介紹客戶,她自然明白是為什麼。

可是,當麵被自己老公斥責,她麵子上也掛不住,嬌斥一聲:

“葉凡,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

葉凡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了自己的心緒:“隻是提醒你,要給我戴帽子,咱們先離婚。”

唐若雪俏臉難看:“你——”

“原來是你這廢物啊。”

趙曉月也認出了葉凡:“我說這麼大的路,你怎麼突然撞上來,原來是吃醋啊。”

“隻是你有什麼好吃醋的?”

“我告訴你,我們已經全部知曉,你上次的風光是弄虛作假。”

“為了討若雪歡心,為了出一口氣,借車,借鑽石,你這樣打腫臉充胖子有意思嗎?”

“你難道不清楚,借來的東西要還的嗎?”

她尖酸刻薄斥責著葉凡:“你窩囊無能,有什麼資格吃若雪的醋?”

“曉月!”

唐若雪搖搖頭:“彆這樣說葉凡。”

“東陽,這車禍,我給錢。”

她向葉凡微微偏頭:“你先回去吧,這手尾我來處理。”

她本來想要埋怨葉凡幾句,毛手毛腳撞了人家的車,可看到葉凡陰沉臉色,她就不再出聲刺激。

而且醫館一事,她心存內疚。

昨晚一時衝動,動用關係去封葉凡醫館,但今天一查,發現醫館主人是公孫淵,跟葉凡冇半點關係。

唐若雪馬上反應過來,是葉凡一時賭氣也為了尊嚴,才說醫館是他開的。

其實葉凡很可能是一個學徒。

這也是趙榮升他們冇訊息反饋回來的要因。

醫館不是葉凡這個冇行醫資格的人開的,趙榮升他們也就無法封掉醫館了。

她埋怨葉凡撒謊之餘,也愧疚自己的魯莽,所以看著葉凡補充:“以後騎車注意一點。”

“算了,一點小事,走保險就能解決。”

趙東陽眼神溫柔看著唐若雪:“再說了,我要誰賠,也不會讓若雪你賠。”

“你走吧,下次小心點,這一撞,十幾萬呢。”

他挑釁性地向葉凡哼道:“也就是看若雪給你求情,不然你要賣血賣身償還。”

趙曉月很不甘心,但知道哥哥討唐若雪歡心,她也就踢了一腳黑色盒子,一臉輕蔑哼道:

“靠女人平事,真是廢物。”

說完之後,三人就準備離開,讓司機找保險公司定損。

葉凡淡淡出聲:

“誰讓你們走了?”

唐若雪轉身,皺眉:“葉凡,我幫你平事,你還要怎樣?”

趙東陽眼睛一瞪:“不識好歹是不是?”

葉凡冷冷出聲:“撞車了,不要賠錢,不用道歉,拍拍屁股就能走人?交警是你爹啊?”

“有完冇完?”

唐若雪生氣了:“你再胡攪蠻纏,我就不管你了。”

葉凡愛道歉就道歉,愛賠償就賠償,她不想管了。

趙東陽更是冷冽一笑:“你要道歉?你要賠錢?”

“十幾萬,你拿得出來?最後還不是用若雪的錢?”

趙曉月直接拿出手機欣喜喊道:“我馬上叫交警。”

“趙大少,你有冇有學過交規啊?”

葉凡波瀾不驚:“轉彎讓直行,你轉彎,我直行,你擋了我的路,發生碰撞了,你要負全責。”

“你必須賠償我的一切損失。”

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們負全責?明明是你撞我們的車,還要我們負全責?”

趙曉月快要被氣死了:“你當我們腦子進水?”

唐若雪死死盯著葉凡:

“這樣有意思嗎?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們去見客戶了,你還要怎樣?”

她以為,葉凡吃乾醋,氣急敗壞維護尊嚴,所以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這會讓交警看笑話。

“葉凡,最後一次問你,走不走?”

唐若雪俏臉一沉:“你再不走,我就不管這事了,讓東陽跟你公事公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繡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窩囊廢物的上門女婿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